法苑心语|司改,改变的与不变的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8/26 08:21

欢迎关注“法眼观察(fygc20140416)”,有知识,有内涵,靠谱的法律人!

来源:法眼观察,智合法律新媒体

作者:上里巴人

1.

自被大咖倾城封为“司改年轻的资深观察者、吐槽专业户”后,巴人已经很久不敢讨论司改话题,毕竟说多了有跟改革作对之嫌,费力也不讨好。决心作一个静静的观察者,安心等待司改即将打开的崭新局面。然而众人却从没停止对司改的吐槽,聚焦最多的无疑还是员额制,比如有文撰言司改伤了年青人的心,为什么院庭长能当然入额,一线办案的年轻人却不能入;再比如抱怨明明是主力,偏偏是助理之类。作为一名吐槽专业户看到这些文章的时候,总觉得这些吐槽文的打开方式不对,吐槽并不是情绪的发泄,更多时候是想揭示自己所看到的问题。司改到了这种程度,如果还在抱怨领导为什么能轻松入额那就真是太不成熟了。只有领导先入额,那才说明员额还有吸引力。哪天领导说这个员额他不入了,你倒真要掂量掂量自己是否还要入额。所以对于领导优先入额,巴人举双手赞成,要是领导连自己的利益都不能维护,又哪来的能力替下面的人争取权益呢?只有领导吃上肉了,我们小兵们才有可能喝上汤,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不会因为是法院就例外。

还有火力最集中的主力变助理的问题,上海是司改的先锋城市,就巴人所了解,让助理审判员就地卧倒成法官助理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排除个别考试没过关的以外,充当办案主力的助审们基本都能入额,只是时间批次的问题。想想也知道,如果他们不入额,堆积如山的案子谁来办?所以资深的主力们担心成为助理貌似有点多余。现在的情况下,真正受到影响的是2010年以后进入法院尚未能成功转助审的几波人,一直都在地上趴着,自然谈不上就地卧倒。

2.

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巴人入法院近四年,名为法官助理,但实质上就是个不独立办案的书记员,在给法官当好书记员的同时,自己办一些案子。而和巴人同届的一名校友,同一年进去江苏某基层法院,就在几天前巴人惊讶地发现该校友作为审判长审理了一起热点案件。同时起步,却是书记员与审判长的差距,可以想象巴人内心有多震撼,心理阴影面积需要列多少方程式才能求解。而和其他同行讨论之后,才发现在许多地方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实习一年后就能转助审,甚至过了司法考试就能转独任审判员的情况在全国各地大量存在。我想,这些短时间内提升的助审在改革后转任法官助理可能在所难免,这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因为法官助理满五年才有资格参加法官遴选是明确的规定。

有助审会问,虽然任职不到五年,可是自己办案办得挺好的,为何就不能入额啦。巴人想说的是,第一,入额法官等同于现在的独任审判员,除一些特别缺人的法院以外,五年时间就升任独任审判员对于个人来说并不漫长,甚至可以证明这个人很优秀。做律师,也不是人人都可以五年做到合伙人啊;第二,权利与责任对等,改革以后是法官对自己的案子负责,自己签发文书,再也没有审判长、庭长为之把关,经验尚浅的助审们有独自判下去的自信吗?简单案件没问题,遇上疑难杂案呢。一年办三百个正确的案子是应该的,但是只要有一个错案可能就终结整个法官生涯,这个风险有所准备吗?

对于一名优秀的法官来说,经验和知识一样重要,没有必要的经验积累很难做好法官工作。入额只是个时间的先后问题,如何做好法官才是我们整个职业生涯需要思考的事情。

3.

员额法官是条红线,各法院肯定会在红线以内解决法官的入额难题。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是法官助理怎么办?作为法官的后备队伍,法官助理问题没解决好,影响法院的长远发展。法官助理问题也不是没人重视,比如何帆何老师就连篇累牍的在其公号上发文探讨法官助理该不该在文书上署名的问题。何老师文章写得好,翻译更棒,是我辈学习之楷模。身为司改领导小组重要人物更是决定我们的命运。可是这么大篇幅讨论署名的问题,怎么说呢,就像看到晋惠帝那个故事:大臣们向晋惠帝禀报天灾频频,老百姓无粮,饿死不少.惠帝很是不解,反问道:“百姓没有粮食吃,为什么不喝肉粥解饿呢?”

署名不重要,如何成为长才重要!署名不重要,如何成长才重要!署名不重要,如何成长才重要!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

4.

2014年9月5日,上海首批法官助理任命,宣告了司法改革进入执行阶段。一年过去了,却没人告诉大家,首批法官助理交出了怎样的成绩单。原本建立法官助理制度,一是让法官助理帮助法官从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二是建立人才梯队,为后续的法官遴选锻炼队伍。从法官助理的工作职责来看,也是希望往这个方向发展。然而落到实践之中,理论却永远只是理论。现在的法官助理和书记员没有本质的差别,不同的只是任务更重,不但要处理种种事务性的琐事,还需要帮助法官拟写文书。

变了样的法官助理制度,给人的感觉就是其设计的目的根本不在于培养后备人才,而是为推行员额制而采取的权宜之计,前面没有位置了,在后面排队等等。并不是下面各法院在阳奉阴违,而是法官助理制度的推行本身就值得商榷。并不是法官助理制度不好,而是要看其是否适合当前的法院环境。一个多年前就被实践证明走不通的制度,为何又被重新捡起来希望开出新花,是土壤环境变了吗?

首先,法官助理制度在目前的法院并没有多大的存在价值。所谓的庭前证据交换,组织调解等工作,即便是远离审判一线的法官也能知道工作量仅有多少。基层的案件绝大多数都是当庭质证,当庭调解,一次庭审结束,没有法官助理发挥的空间。即便是拟写文书,如果不全程参与案件,只是在法官告知判决结果以后组织语言将其表述出来,又能有多少真正的长进。法官助理的本职工作失去发挥的空间,没有哪个法官会闲置这些人力,最后法官助理要么就是有实无名的办案法官,要么就是实打实的书记员。

其次,法官助理制度没有存在的现实土壤。在全国各法院,不但案多人少缺法官,书记员也存在严重的缺口。几名法官共用一名书记员的情况大量存在,甚至法官既当法官又当书记员也非个案。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组合只是理论构想,要落地就必须大量扩招书记员。从给法官涨薪的难度来看,财政是否给法院这笔招聘书记员的钱也是大大的问号。即便预算通过,能否招聘到合同工编制的书记员也是问题,任务重、工资低、流动大是目前书记员队伍的三大难题,这三难短时间内看不到改观的迹象。

最后,法官助理制度并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同。法官助理如何定位,如何培养,至少目前来看并没有明确,也没有在哪家法院针对法官助理拿出具体的培养计划。新生事物不断出现,法官需要不断地学习来应对出现的新案情,每年也会得到培训机会。而法官助理呢?连发审判辅助用书都只发给法官,法官助理没有,就可以看出法官与法官助理的差别有多大,又还能奢望给法官助理怎样完整系统的培训。法官助理的成长只能寄希望于自学,而自学的困难在于时间精力都被书记员的事务性工作占据,很难像法官一样专注于案情的研究。相较于助理审判员到审判员的跨越,从法官助理到法官不是成长更快了,而是速度放慢了。精英法官不是跟美少女战士一样随意变身的,其不但需要时间的积淀,更需要实战的锤炼。一个做了两年书记员三年助理审判员的助审,和一个做了五年的法官助理(实为书记员),哪个更符合法官标准,不言而喻。

5.

对于我们而言,现在的情况就好比吃饭吃得好好的,饭菜虽然不算太好,但肯定管饱,却突然有人对我们说放下饭碗,不要吃饭了,改喝粥吧,喝粥对身体好、长得快。对于这样的神逻辑我们也只能呵呵了。生活本就有很多事情我们自身无法掌控,只能在被强按在地上的时候,忍着不喊疼,默默擦拭眼角的眼泪,就当这泪水是爱这土地爱得深沉。

6.

2015年也只剩最后一个季度,时间并不是过了就过了,不变的是依然忙碌的工作,变的却是从希冀到无奈的心境。

小伙伴们都在朋友圈里参加摄影大赛,各种嗨皮,巴人还窝家里码字,差别之大,泪流满面,朋友们如觉得本文还不错,就狠狠地打赏吧!

点击关注

有趣的法官吐槽,有料的司改信息;

有品的法治思想,无价的法律知识。

公众号:法眼观察

搜索:fygc20140416

长按识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