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没看到疟原虫,怎么知道用青蒿治疟疾?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7/21 06:24

古人没看到疟原虫,怎么知道用青蒿治疟疾?

这个涉及中医的方法论和世界观。

近代医学看到疟疾病人血液里有疟原虫,而健康人没有,那就知道了,都是这些虫虫惹的祸,研发杀虫的药物即可。

也对,也不对。

确实有成千上万的疟疾患者被青蒿素治好了,简单、方便,造福人类。

可是细究一下几十年前为啥要研发抗疟疾新药?是因为当时上一代的抗疟疾药物 奎宁开始无效了。奎宁是一个法国医生从金鸡纳树树皮里提取的。金鸡纳树树皮煮水喝能治疗疟疾,是南美土著人千百年的风俗,但奎宁的效果只持续了100多年。

青蒿素是屠呦呦从青蒿里提取的。青蒿能治疗疟疾,晋代葛洪书里写青蒿直接绞汁服用,为啥不把青蒿像普通中药那样煮汤喝?可能是试过不行。她受此启发就试着用低沸点溶剂提取有效成分,反复实验成功。

可是鉴别效果的手段依然是靠这些显微镜下的虫虫,以后一旦这些虫虫也像当年它们的祖宗那样,对药物产生抵抗,可咋办?毕竟青蒿素才发明几十年,以后说不好。

有人说,那会再有第二个屠呦呦,再去筛选几千种药物,再披肝沥胆几十年研发出更牛叉的xx素。

不一定哦,从屠呦呦的研究历程看,青蒿素是个妙手偶得,课题成功的把握可能还不如一次登月。

用Human Made 的化合物去杀灭God Made 的疟原虫,这不是中医的解决之道。中医看到的是打摆子病人往往具备某种区别于正常人的体征症状,代表着身体处于某个状态,那么用药物把他这个身体状态给调整了,人就好了。

中医调整人体简单说就是热者寒之,寒者热之,各类中药正好具备寒热温凉的不同属性,不过可不是它们自身的温度,而是进入人体后呈现的特性。好比辣椒是热性的,你冰镇了吃,在肚里感觉还是热的。

而青蒿是辛、苦、凉的,这类性味的药物往往用于经过诊断体内有温邪暑邪的症候。疟疾只是这类症候其中一种病,而治疗疟疾也只是青蒿的效用之一。

中医教材这么介绍青蒿:

1、用于温邪伤阴,夜热早凉。

2、用于阴虚发热,劳热骨蒸。

3、用于感受暑邪,发热头痛口渴。

4、用于疟疾寒热。

适用的几类人群,简单说就是类似感冒快好了,一到晚上就有点低烧;或者好比一个人特别瘦,颧骨老是红彤彤,身上发烫。如果你没留意过这类人,你想想家里烧开水,火调到最大,水只有一杯那么多;再有就是如果中暑,青蒿能解暑热。

以上1-3都需要配合别的药物组成方剂,唯独治疗疟疾,用单味药,一千多年前葛洪在《肘后备急方·治寒热诸疟方》中著述:“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中医的逻辑,不太关注实体的、有形有质的事物,靠的是对人体阴阳表里虚实寒热的抽象认识,靠把握药物和方剂温凉补泻升降的特性去作用于人体,调整到不偏不倚中正平和的状态。

预防不关注病因,关注病缘,谁让你得病我不关心,我在意你怎么得的病,那些虫虫怎么偏偏找上你?

治疗时候不关注病,关注病的人,啥病我不管,我只需要看你身体多了什么少了什么,该减的减,该加的加。

所以,古人知道青蒿能治疗疟疾,却没人研究青蒿里面是什么成分。有中医的方法论和世界观,自然界即使没了青蒿,照样能治好疟疾。疟原虫一直变异也没关系,因为中医不太care它。

<完>

----------------

下面原文链接是厚朴近期三种艾灸课链接

拍完咨询上课请加个人微信: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