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出土画像石多展现市井生活 渝中两千年前就地位重要10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6/21 08:00

【摘要】 重庆晚报记者昨日采访了三峡博物馆藏品部主任彭学斌等,了解到重庆出土的画像石及其背后的故事。

▲胡人相扑画像砖(九龙坡出土)

▲鱼画像石(丰都出土)

国庆期间,央视纪录频道播出的《我从汉朝来》收获如潮好评。影片展示了不少汉朝画像石,特别是四川的画像石,勾勒出延续千年的文化基因,讲述那些穿越千年的人文传统。而同为巴蜀文化区的重庆也曾出土过不少汉画像石(砖),在三峡博物馆专题陈列“汉代雕塑艺术”里展出有大量的汉画像石(砖)。重庆晚报记者昨日采访了三峡博物馆藏品部主任彭学斌等,了解到重庆出土的画像石及其背后的故事。

川渝地区人民自古好休闲娱乐

汉画像石(砖)是一种表面有雕刻、模印或彩绘图像的建筑用砖石,起于西汉,繁盛于东汉,通常被使用在墓葬或者墓葬的地面附属建筑如祠堂、阙、碑之中。彭学斌告诉重庆晚报记者,汉朝时期,四川(包括重庆)、河南南阳、江苏徐州、山东是四个文化比较丰富的地区,这几个区域出土的画像石(砖)也比较多,但是不同地区画像石(砖)上的题材内容却不太一样。“其他地区的题材内容更多的是宗教、政治、上层社会,而四川地区的底层生活气息很浓,多展现市井生活,像盐井、射箭、宴乐、杂技等。”彭学斌说,这不仅反映了巴蜀文化区的亲民,还反映了川渝地区自古就少战争和灾荒,人们好休闲、重娱乐的天性。

画像石精致程度反映经济发展水平

画像石(砖)的精致程度反映了墓主的经济水平,“一般墓中的画像石(砖)图案精致、雕刻精细都说明墓主的经济条件还不错。”彭学斌说,但是不管是画像石(砖)多么精致也无法与墓主的政治地位产生必然联系,“要确定墓主的身份地位还要看墓穴的大小,墓中的其他随葬品做补充。”不过画像石(砖)上的人物服饰可以区分人物阶层, “成都羊子出土的东汉讲学画像砖,其中戴有进贤冠的是文人或者公务人员,而戴有包巾的是平民阶层。”

另外,不同地区的雕刻技法不同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地区经济水平。彭学斌说,重庆九龙坡地区出土的东汉画像砖在雕刻技法上非常简练,用的是线刻,而成都羊子出土的大多是模印,当时成都平原的经济水平比盆地东部的重庆山区更发达,有批量生产的需求,“重庆地区的画像石在题材内容上也没有成都的丰富,这也是经济发展水平的反映。”

渝中两千年前就地位重要

除了九龙坡的画像石(砖),在重庆出土的还有璧山的伏羲女娲画像石,合川的荆轲刺秦王画像石、丰都鱼画像石、忠县天禄画像石等,还有璧山的汉画像石棺等。这些出土地区多在区县,而经济发达的渝中地区出土较少,彭学斌说,这从历史、地理方面来讲是不应该的,“出土的画像砖上刻有江州庙观,就说明了主城经济文化更发达,远超区县。”彭学斌说,而嘉陵江、长江地区出土画像石(砖)较少的情况只能说明城市开发、建设历年来都比较频繁,画像石(砖)的保护和遗存相对于区县少。“江州(今渝中区)有着重要的政治经济地位,又是巴国的都城,在2000多年前就形成了重要地位,这个重要地位就体现在江州庙观这块画像砖上。”彭学斌说。重庆晚报记者 柳青

信息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