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一男子与朋友聚会一夜未归,次日却横死路旁,到底发生了什么?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6/21 07:50

聚会之后

  朋友聚会他一夜未归,家人不知,朋友未问,第二天却横死路旁,到底发生了什么?

  战友聚会、同事聚会、老乡聚会、亲戚聚会 ……不说酒量,不论身体健康,喝得酩酊大醉才叫爽快。可如果因聚会醉酒死亡,一起喝酒的朋友是否该承担责任呢?如果承担,又该承担多大的责任?

  2015年6月13日,清水县黄门乡的郑爱峰来到黄门集市,到朋友王红红的店铺,和店铺其他人一起喝酒,顺便庆祝王红红的生日,几杯下肚,大家都有点不胜酒力,加上几个人都干了一天活,晚上十点左右,大家就结束了聚会。

  王红红说,喝完酒,大家都先后离开了,郑爱峰和几个朋友是在帮他简单收拾完铺子离开的。当晚,他并没看出郑爱峰有醉酒现象,加上郑爱峰说要顺路给孩子买方便面,也就没多想。王红红说的一路有伴,是指一起喝酒的还有郑爱峰同村的另外两个人,他们三人是差不多一起离开的。

  王红红看错了微信时间以为郑爱峰已经到家,同村村民一路上也没见到郑爱峰,以为他已经提前到家,那么家里人有没有和当事人联系呢?据当事人妻子说,她当晚九点多打电话,对方说很快就回家,而当事人父亲十点打电话时,电话已是关机状态。就这样,朋友以为已经回家,家人以为住在朋友处,郑爱峰一夜未归。直到第二天早上,大家才知道他已死亡的悲痛事实。

  死者因何丧命?他的死亡,与喝酒有无关系?谁该为他负责?

  接到报警后,清水县交警大队立即赶赴现场,对现场进行了勘查,调查取证时,王红红等人主动提供了当天晚上曾一起喝酒的线索,并确认喝酒后当事人郑爱峰驾驶摩托车离开的事实。经调查取证,2015年7月9号,清水县交警大队做出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表明当晚21时50分左右,郑爱峰无证驾驶两轮摩托车行至清水县黄门乡下成新农村附近弯道路段时,车辆与道路左侧防护栏发生刮擦,车辆驶出路面发生坠车,造成郑爱峰现场死亡。事故由郑爱峰负全部责任。另外经天水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郑爱峰静脉血中检出乙醇成分为73mg/100ml。

  我国对“酒后驾车”和“醉酒驾车”的界定标准是:每100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20<80毫克的为酒后驾车,≥80毫克的为醉酒驾车。这也就是说,郑爱峰属于酒后驾车。

  酒后驾车,车毁人亡,死者仅仅27岁,面对这样的结果,一家人难以接受。父亲郑凡代腿部有残疾,行动不便,母亲也年岁已高,老来丧子,两位老人悲痛欲绝。郑爱峰的妻子说,丈夫常年外出打工,这次回来是因为自己马上要生孩子了,结果就出了这样的事。悲痛之余,一家人也在思考,当晚一起喝酒的其他人应该对儿子的死负责。

  一纸诉状,9人成被告,聚会之后发生的祸事,法律该如何裁定责任?思量再三,郑凡代决定为儿子的死讨个说法,于是,他把和儿子一起喝酒的9人同时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共同承担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共计526548元的50%,即263274元。

  法院调解无效后,2015年10月21号,红堡法庭依法开庭审理了此案。

  庭审现场,原告代理人坚持当晚是王红红打电话给了当事人郑爱峰,邀请其参加自己的生日聚会,才导致后来酒后驾车并出车祸而亡的。而被告代理人则坚持,是当事人自己主动来,并且主动饮酒,他们对当事人的死亡没有直接责任,不应该进行赔偿。对此,办案法官高峰认为,从法律角度讲死者和九名被告既无法定的照顾义务,也没有合同约定的照顾义务,但在共同饮酒导致当事人醉酒的危险状态下,按照《民法》诚实信用原则,进行民事活动大家都要以一个善良人的心态和身份来从事,那就要尽善良人的义务。

  最终经合议庭努力,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九名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以及被抚养人生活费共计7万元。九名被告按照各自情况进行了分担。

  一场聚会因为酒,葬送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共同饮酒的人也因此付出了一定代价,案件再次提醒我们,饮酒一定要适量,当然,对一起饮酒的朋友,更要尽到照顾义务,以免带来不必要的伤害。

关注清水资讯圈,本地新闻资讯及时掌握!

微信号:qingshuizixun

轩辕部落,有你更精彩!

(诚招商家纯友谊合作,感兴趣请与小编联系QQ:1798156)

想了解更多清水新闻资讯请戳左下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