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前北京流行的江湖黑话,现今您听得明白吗?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10/16 10:17

老北京城

【讲述你不知道的北京】

那会儿北京人打架,两伙人冷不丁的遭遇了,或老冒儿(老流氓的意思)遇到了楞头青,一般不会立马开打,也讲究个刀下不斩无名之辈。老冒儿一般会问上些黑话,探一下对方的虚实。

老冒儿会问:“谁给你丫戳份呢?”这愣头青若不想造次,一般会答“某某是我大哥”,这某某如果真是份儿大的主,这老冒儿接下来会问几句核实的话,如:“某某的婆子是谁?”如果这青格楞一定要拔份儿,他就会呛着来:“你丫管着吗!”没准接着一板儿砖就拍了过去。

今儿就给您列列四十年前挂嘴边的江湖黑话,您听听看。

“顽主”

指那些游手好闲,到了工作年龄还没有正当职业,但又不愁没钱的黑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好歹也是某一片有点名气的主儿。说:“哪哥们儿是顽主!”那一般就得小心一点了。顽主儿有点帮派老大的意思。

“老炮儿”

一般指老混混,老流氓,干得都是投机摸狗的事,比起顽主的称谓带着很强的贬意。比如说:“那孙子是老炮儿了!”斜着眼给你指一下,没准就一蓬头垢面的主,正捏着一烟屁在那嘬呢。

“碎催”

指在江湖上跑龙套的喽罗。碎催就是最底层的了。也有从碎催熬成顽主的,但还是会被人指指戳戳的,如“我跟东子混的时候,丫还是碎催呢!”

“炮局”

公安局,进炮局了或“哥们儿刚从炮局出来”,那在江湖上也是值得炫耀的经历,比进派出所又上了个档次。

“雷子”

那会儿把便衣警察叫雷子(此处子念作咂),要叫雷子抓住了,那叫折进去了。“折”在此处为平声稍微拖长一些,读音近似“蛰”。小流氓被称为小玩闹。某小玩闹被雷子抓进去,雷子也会用黑话和他沟通的:“你小丫的坑蒙拐骗抽,溜门撬锁砸圈子,无恶不作啊?”

“洗”

这种咋一看和家务事连在一起的,可在那时却也是江湖上流行的黑话。“洗了丫的!”实际含义是抢劫的意思,但那时的“洗”的对象基本上是年轻学生,和真正意义上的抢劫还有点区别,更像现在的校园暴力的概念。

“抽”

“抽”是北京比较大众化的说法,一直流传到今。“抽你丫的!”“找抽呢你!”是不绝于耳的声音。当时还有一句歇后语,现在很少能够听见了,“大街上拣烟头,找抽那你!”可能还是生活水平提高了吧,拣烟头抽的贫困现象已经绝迹了。

“板儿砖”

现在网上说的“拍板儿砖”是指网络骂人或批评,可那时的拍板儿砖,那是往脑袋瓜子上拍啊!正确读音在“板”字上要儿话。

“碴架”

那会儿说的打架。常说“跟丫碴一架!”听起来比说打架显得更狂野一些。

“叶子”

在黑话里指的是钞票。那会最大面值的人民币是十元的,还有五元,两元和一元面值的。

“趴柜台”

这是一句关于偷窃技术的黑话。能趴柜台的人还不能称之为“佛爷”,必须掌握捅天窗的技术,才能真正踏入佛爷的行列。趴柜台是指从商店的的柜台里面,直接往外掏东西。可以想象那时商店柜台里的东西也少得可怜,趴柜台的主要目标是香烟。趁售货员不注意,一弯腰把胳臂伸到柜台里面,把东西拿到手。这能趴柜台的主儿,必须有一定的身高,身体的柔韧性也要稍好一点。当然心理素质也有一定要求,善于把自己伪装成想买东西的主,有时还要和售货员贫上几句。

“捅天窗”

那可真正是技术活了。天窗是指男制服的上衣兜。要是中山服,那上衣兜是明兜,还比较好得手。但后来的制服都改写成暗兜了就增加了难度。哪会儿的钱包大多是塑料的比较滑,若用两个手指从上衣兜的下方往上猛得一捅,那钱包就可能从上衣兜里跳出来。当然那捅的力道要恰倒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