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情怀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12/03 15:08

你只看到他四度被贬的失意,却没看到他文冠天下的造诣。你有你的名利,他有他的正气;你嘲笑他一生四处受尽攻击,他怜悯你终日曲意奉承;你可以轻视他仕途的高度,他用生活证明他思想的深度。坚守灵魂,是注定孤独的旅途,路上少不了背叛和迫害。但,那又怎样?哪怕风雨无情,也要吟啸徐行。

熙宁年间,杭州。刚经历过一场政治大风暴的苏轼,携一家老小离京,在西子湖畔开启新的生活。杭州的山明水秀照亮了苏轼有些阴郁的心境,但山水中的人民因弊政而受的苦难却深深地刺痛了苏轼的心。他一方面兴修水利,疏通杭州六井,为杭州人民做实事;一方面四处体查民情,写了大量关心人民疾苦的诗句。他写“钱塘壮观今已无”,写“尔来三月食无盐”,更写“卖牛纳税拆屋炊”。他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从京城来到杭州的,他也知道,若不是当初的直言不讳,铺在他面前的,将是一条安稳辉煌的青云之路。但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他,从来不会因为之前碰了钉子而改变自己的初衷,对民众身处水深火热的事实保持沉默。浩然之气,至大而刚,这,就是我眼中的苏轼。

元丰年间,黄州。苏子瞻终究还是吃了畅所欲言的苦头,却在长江边上的贫苦小镇过上了恬淡的神仙日子。他“昭嬉白云之黄泥兮,暮宿雪堂之青烟”,在田亩上吟唱《归去来辞》,在山林中寻求心灵的安宁。苏子瞻初来黄州,便担忧起当地的“杀婴”习俗,先后求助鄂州太守朱康叔,安国寺僧首继连等人,组织育儿会,自捐十千文,谱写一曲保护生命的壮歌;日后又把自己得到的偏方良方分享给当地人民,救死扶伤,让不计其数的百姓受益。在苏东坡看来,能够为一方群众尽绵薄之力,这样的安宁,比归隐山林来得要更加恒久,更加深远。爱国忧民,心境宁和,这,就是我眼中的苏轼。

绍圣年间,儋州。在众人看来,苏轼这次是真的面临绝境了。以年老之躯远赴环境恶劣的南蛮之地,怎么可能生存下去?但苏轼却把这里当做了第二故乡,甚至写下了“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的诗句。他建立“载酒堂”为当地学子答疑解惑,开启了当地的一代学风;他亲自到田间,为黎族乡亲传授中原的种植技巧;他甚至不改对美食的追求与热爱,赞儿子蒸的芋头“香似龙涎仍酽白,味如牛乳更全清”……在这里,苏轼向我们诠释了“旷达”的含义:面对一地鸡毛的生活,不仅是面对,还有热爱;不仅是追求美好,更是笑忘黑暗。通透旷达,随遇而安,这,就是我眼中的苏轼。

正如苏轼自己在词中写道:“人间有味是清欢。”得意时廉洁自律,知足常乐,失意时豁达明朗,与民同乐;坚持做利国利民的事,永远当乐观达观的人。在我看来,这,就是“清欢”的真谛,也是苏子瞻的生活哲学。这位大家眼中永远牵挂着黎明百姓,亲近黎明百姓的可爱老人,他思想的高尚与生活的智慧,值得我们永远地品味下去。

(供稿:初二15班 徐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