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响巴黎,再看《法国民法典》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8/22 02:12

法国民法典所表现的启蒙思想和解放精神,对于任何地方、任何时代的寻求自由与解放的人民,都具有极大的教育意义和价值,对于任何一个想要建立新的法律秩序的人民,也具有极大的益处。

  明治维新后民法编纂的工作是于1870年(明治三年)在太政官(太政官是日本旧设的机关,始于大宝律令及终于内阁制的施统行。太政官是一个理立法、行政、司法及管辖八省百官的机关,相当于中国隋唐的尚书省,或元明的中书省,自大宝律令施行后,就是朝廷中最上位的机关。译者注)中设置制度局而拉开帷幕的。当时江藤新平任职该局民法编纂会会长,他发表了以下意见:“即使日本跟欧洲各国风俗习惯各有不同,但民法不能没有这已经是各国共同的趋向。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法国民法为范本来制定日本民法。”

  这段话记载在江藤新平的传记《江藤南白》中,当中的“以法国民法为范本”的意思究竟是在何种程度上采用法国民法呢?可以有各种解释。但从江藤新平果断激进主义的个性和该书中的内容来推测,是想直接原封不动地照抄过来制定成为日本民法。

  最初,在制度局民法编纂会的会议上,江藤新平让箕作麟祥博士翻译法国民法,把刚完成的两三页稿纸直接提交在会议上发表讨论。在江藤新平升任司法卿(即司法院院长。译者注)后,专门设置法典编纂局,命令箕作博士将法国商法、诉讼法、治罪法等通通都翻译成日文,甚至频繁地催促着他说:“译错也无妨,赶快翻译就是了。”

  试想对于箕作博士这样一位学者来说当时是何等的痛苦!更何况江藤新平是想以这些翻译稿为基础制定五法,并提交了“身份证书”的部分印刷资料试图首先着手制定日本民法。根据矶部四郎博士的叙述:“按照当时江藤司法卿的理论(仅从表面的因果关系)是:就算日本跟西洋的习俗有所不同,但如果说日本到底是有民法好还是没有民法好,当然是有好。”并言:“只要将法国民法直接改写成日本民法就好,接下来就直接发布吧。”这就是他当时的观点。

  这些话也记载于《江藤南白》中,且笔者也多次听到矶部博士谈起过这些事情。

  从我们现在的观点来看,江藤新平的计划其实是极度不符常理的。津田真道先生对这件事情的评价是:“有如丰臣秀吉的城普请(指秀吉一夜筑城的故事。译者注)一样,想在一夜之间完成日本五法那怎么可能!”据说当时津田真道先生虽然也被江藤新平要求翻译法国民法,但他回说做不到,拒绝了他的命令,对于先生的真知灼见笔者真是佩服之极。城普请是个土木工程,或许可以在一夜之间完成,但启发国民性的法律是无法在一朝一夕成形的。

  但是也正因为一开始就有像江藤新平这样有着充沛进取精神的政治家冲锋陷阵、领头在先,积极致力于对外国法律的调查,后来的法律制度才得以逐步循序渐进地建立完善起来。像我国这样数千年来实施锁国政策环境下的国民,突然接触到异国文化时,不得不尝试种种不符常理的实验,以前车为鉴,以期达到之后顺理成章的发展,想来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现在从民法编纂的历史来看,由起步时期的江藤新平的照抄民法到中期的大木乔等人的效仿民法,最终才成就了现今的参酌民法。

摘自《法窗夜话》

陈姿吟 译

  200年前,挥毫将“天赋人权”定格的法国在解放“人”的进程中迈了一大步,200年后,枪声肆意在这个国度响起时,是不是应该也从“人”的角度反思一下“文化”“意识”?有国家以《法国民法典》为范本,那是否就要警惕下一个巴黎“黑色星期五”?“没有人能自全,没有人是孤岛,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悼念巴黎恐袭事件中的亡者!

《法窗夜话》是日本近代法律奠基人穗积陈重用四十余年积累撰写的法学故事、随笔,从中选出百话编辑而成的法学故事集。本书收集了法律史上的异话奇谈、古代法的奇妙规则、习俗以及法学家的轶事,妙语连珠,字里行间漂浮着法学的人文智慧,堪称法学的《一千零一夜》。

书号:978-7-5093-5789-7

定价:3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