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婚姻:“熬”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4/17 19:05

人们常常天长地久的婚姻和爱情,却往往忘记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中间被省略掉的10万字……
1

我以为,我们完了

  

结婚第三年,为安和我都感觉我们的“七年之痒”提前到来。

最为极端的事例是他去海南出差半个月,去与回都未与我打任何招呼,我也坚持对他的行踪不闻不问。

然后,他回来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我们因为一件比筷子掉地下还小的事,发生了极为激烈的争吵。我们越吵思路越清晰,然后彼此绝望地发现,这场婚姻毫无存在的价值。

一千多个日夜,别的夫妻积攒的都是亲情加恩情,而我们的记忆里却全是对方的不是,从长相到人格,从生活习惯到价值观。

每一句话扔出来都是那么的切中要害,每一个字都透着彻骨的凉意。

那夜,我们的决心都很一致—天亮就离婚,一刻也不能等。

一夜无眠,为自己在这个无良的男人身上虚掷的时光深深惋惜。我没想到,3年了,我居然嫁给了这样一个对我评价如此之低的男人。离开他,是我唯一的选择。

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为安提前上班去了,比平时早走了半个小时。当我发现自己的决心也不似昨晚那般坚决时,暗暗庆幸为安给了我一个婉转的台阶。

中午,他发来短信:老婆,晚上请你去不见不散吃水煮鱼。

我欣然赴约,两人就着那个吃了一万次的水煮鱼顾左右而言他,然后很自然地手牵着手步行回家。

没人提离婚的事,仿佛指天发誓非离不可的,是邻居,而不是我们。

2

这一次,真的过不下去了

事实上,真正的难关是在我怀孕两个月时,为安证据确凿地出轨了。

我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直觉是:这事儿,没有任何商量与原谅的余地,一离了之。

可是,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纠结。三姑六戚齐上阵,让原本两个人的事,一下子变成了一群人的事。

尤为滑稽的是,最后,两家老妈终于赤膊相见,从刚开始互相检讨到最后纷纷为自己的儿子、女儿辩解,直至对对方儿女的讨伐,两个一贯以知识分子自谦的老太太终于斯文扫地,露出泼妇的潜质。

我和为安在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劝和与争吵声中,失笑了。

原来世界上任何牢不可破的关系都会有裂缝。我们之所以将这场离婚之战拖了6个多月,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们都没有下定必离的决心,我们只是在斗气,只是在考验对方的承受与忍耐力。

事实上,民政局就在那里,只是我们的决心没有抵达而已。

在这样的过程里,女儿降生了。这个来得很不是时候的小生命,差点要了我的命。

由于麻醉药过敏,我只能采取顺产的方式,24小时内,为安先后接到了3次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病危通知,他3次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保大人,并泪流满面地签字。

等到手术室里传来母子平安的消息时,为安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我在夜半醒来,看到他坐在我的床边,双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的手被他握青了。

事实上,当我得知他保大人的决定时,已经心生了原谅,或者说已经不再对他曾经身心出走的事情耿耿于怀。

生死一念间,他选择了我,也许对他来说不需要太多考虑,可是在我,这却意味着一份承担,一份介怀与在意。

出院后,我和为安谁也没有再提离婚二字。

两个老妈再见,也是对彼此极尽客气感谢,好作一团。日子在狂风暴雨之后的风平浪静中温暖地日复一日。

常常,在阳台上看着他们父女俩在小区里玩耍,我会觉得,这一辈子,与这两个人在一起,很知足很幸福。

那次小插曲,那个我曾视之为他终生污点的出走居然如此不足为道。

3

我们会无疾而终吗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难以一劳永逸吧。

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我情感的重心也在向工作转移,当我的事业渐入佳境时,我的得意很快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首先是每日的饭桌上,向来并不挑食的为安不是说菜咸了,就是饭硬了,要么干脆面对一桌子的菜肴,叹息着自己去泡一碗方便面。

接着,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常常以各种身体不适的理由将我留在家里照顾他,或者,要我带着他去各大医院,查完外科查内科。

最后还是我医科大学做心理学博导的同学告诉我: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希望你分些注意力在他的身上。

事实上,当我明白了他的心结之后,心里是有一点点小窃喜的。可是,琐碎而重复的日子很快冲淡了这份感觉。

那天夜里11点,我应酬完客户回家的路上便感觉自己在发烧,等到回家时,腹部疼得满头大汗。

为安看到后,给了我一粒止痛片,然后呼呼大睡。

夜里12点,我再次疼醒,他很不耐烦地扔了两片止痛片,凌晨3点,我疼到直觉问题严重,让为安帮我打120,他迷糊地回了一句:“天亮再说吧。”

最后是我自己挣扎着打了120,赶到医院时,阑尾炎已经穿孔,差点送命。

那些日子,我真的很是心灰意冷。面对为安心虚的道歉,我唯一的感觉就是这婚姻真的很没劲。

我可以为他一个小指头麻而将全身查个遍,从大连到上海地折腾,可是,他却在我最危险的时候,给了我3粒止痛片。

出院后,我与为安平静地分居。

多年夫妻,我们熬过了为一点小事吵到伤筋动骨的阶段,我们知道一切的优点吵与不吵都在那里,而彼此一切的缺点也不会因为对方的暴跳如雷、不依不饶而改变。

真实性远距离地相安无事,还彼此一个宁静的空间。

这期间,我去了云南、广西等等国内有风景的地方,我恨恨地上路。

既然男人对不起咱,咱不能对不起这美好而美丽的人生。

我以考察工作的名义潇洒地从这个城市飞到那个城市,走的地方越多,心胸越开阔,为安在我心中的地位也就越渺小,甚至已经微不足道了。

我想,早晚是要离的,但早与晚对于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一个人或者两个人,我都有能力让自己活得很开心很快乐很自信。

在香港启德机场收到老妈病危的电话时,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临时改签,接着是深圳空中管制,飞机晚点,接着是大连暴雨,飞机改停青岛,我乘船赶到医院时,终是没有见母亲最后一面。

后来,父亲告诉我,是为安让要强了一辈子的老妈走得很安详。

老妈在10天前突发脑溢血,大面积心梗,抢救了三天三夜,陷入昏迷状态。

面对傻了眼的老爸和联系不上的我,为安承担起了照顾老妈的责任,他坚决不肯请护工,亲力亲为地24小时贴身陪护。

“你妈卧床无法排便,为安二话不说,动手就抠。那可是一双拨打算盘打电脑的手啊……”

“他给你妈讲故事,全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小时候听的故事,你妈没醒,可是眼泪却流出来了……”

从父亲不断哽咽的描述里,我还是很难将母亲病榻前的女婿为安与我的丈夫为安联系在一起。

当失控的我看着他眼含热泪,平静地为妈妈化一个她日常最喜欢的淡妆时,我相信了父亲的话。

为安说:

“不经历生死,就永远也长不大。只有当妈轰然倒下时,我才觉得肩头移过来一个担子,那就是责任。责任会让一个人心甘情愿地去为别人着想,去检省自己。妈走得不遗憾,不牵挂,不痛苦,我们余生才能不负罪。”

母亲渐行渐远,她用自己的生命催化了我们成熟的速度,令我们终于明白,维系婚姻的,不是金钱,不是孩子,而是两个人精神的共同成长。

如今,我和为安的婚姻依然有你死我活的争论,可是,我们自己心里很明白,经历了那么多的非离不可的大考,我们抵达了婚姻的另一重境界—不管发生什么,不离不弃。

更何况,没有哪个人,能像丈夫(妻子)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彼此从青涩到成熟,从狭隘到包容,从青丝到白发。

事实证明,婚姻这回事,熬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4

白头偕老是这么一回事儿

  

我和为安现在无比热衷于参加别人的婚礼。

每当主持人说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时,为安总会小声地加一句:“两段话中间省略10万字以上。”

我随即补充:“相当于一部长篇小说的长度。”

是啊,两个原本陌生的人走到一起,共此一生,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浪漫也最重大,同时也是难度最大的事。

白头偕老这回事是有的,首先要相信,其次是盼望,接着就是坚持。再无其他。

本文来源:《家庭杂志》

推荐阅读 离婚女人,“出城”以后懒“回城”

网友“拥抱辣油的馄饨”以35岁的高龄见证了身边人的婚姻变故后,那颗恨嫁的心渐渐平息,发帖《作为一个35岁未嫁的女人,看了不少身边人的婚姻状况,渐渐不那么着急了》表露心迹。请回复“出城”,阅读这篇文章。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爸爸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