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溪好文|龟裂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4/24 14:04

龟裂
一双手,20年,从未细腻,龟裂遍布,粗糙却从不粗俗......
在这双手还未布满皱痕的时候,我来到了她身边。这是一双常年干农活的手,干燥、黢黑。我讨厌她用长满老茧的这双手抚过我稚嫩肌肤的感觉,没有妈妈的轻柔呵护;我讨厌不知轻重帮我洗澡洗头的这双手,就像对待衣物般揉捏搓扁;我讨厌不识五味的这双手,煮不出美味佳肴;我讨厌只会干农活的这双手,连家长签字都无法帮我完成......
后来,有一次她抱着干柴从坡上摔了下来,右手骨折了。我所厌恶的这双手久久未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她到姑姑家养伤去了。我缺失了这一双手,很少再穿过干净的衣服,没有人再帮我洗厚厚的头发,吃着学校简陋的饭菜,潜意识里开始怀念那双笨拙的手用心烹煮的每一餐......
然后,一直挂念着我的她还没痊愈就回来了。其实我是高兴的,但总觉得哪里不对,那天早上我发现了。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一切叫我起床,我迷糊地递过了梳子,身后的人却迟疑了。一只手托着我的头发,另一只手吃力地帮我梳着,但却没有力气缠上橡皮筋了,她无助地看着我。那一刻,我却有着从未有过的慌张。她的手没有接好,又断开了,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期,以后,再也不能恢复了........
再后来,我上中学寄宿了。原本想着没有了我她应该不会再有这么多事情要做的。不能说是我想错了,只是还是顺其自然地发生着。她担心着从未离开过她的我,我害怕着从未离开过她的生活。每逢赶集,从不坐车的她总是带着亲手做的食物,走上两个多小时到镇上的中学来看我,在校门望着我的身影,努力地向我挥手。人群太多,她太过于瘦小,但我还是看见了这双手。
冷的冬天,这双手浸在冰冷的水里,洗着我每周带回来的冬衣。她总是不让我碰冷水的。我在暖和的屋里,停下手中的笔,静静地看着窗外只用一只手费力捶打着衣服的她,另一只手却只能微微使力。她的身影佝偻了,斑白的头发在寒风中凌乱着,神情却是那般专注,仿佛在她手里的不是衣服,而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那一刻,我体会到了心里酸酸的、压抑的心疼。
的整个中学时期,在这双手的担忧和甘之如饴的付出下渡过了。这双每逢天气变化、疼痛难忍却从不告诉我的手,会在我在家的夜里、凌晨起来为我关灯添被的手,还有现在学会拿着手机颤抖却又执着地拨着我的号码的手......
我在远方,安静地回忆。又是冬天,这双手龟裂的口子应该又大了,大到在我的心里划开深深的痕迹,永远也抹不去。别担心,我快回来了......

作者:李轶 (工商管理学院营销策划A1402)

编辑:李思琦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注我和我做朋友吧!

微信号:cswucq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