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动人生 | 法律人与女人(二)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7/05 11:30

编者按 绿石开门隆重推出“律动人生”专栏,这里满满是从法律人的笔尖所流淌出的有生命的文字,希望它们能像灵动的火精灵,在冬日里温暖你、唤醒爱。小编就在这里等有故事的你,分享你的律动人生。

法律人与女人(二)

作者 武笑秋

我始终认为:大学阶段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大学阶段所接触到的女孩儿,无论与她们之间是友情抑或是爱情,都是弥足珍贵的,都是在你一生中的任何其他阶段很难再遇到的。

十六袋奶粉

进入大学后,我很快投身到了火热的校园生活,全然忘记了与校园无关的一切。一天晚上,我在学校食堂吃饭,觉得吃入口中的菜的滋味有些不对劲儿,但见其他同学也都在吃,联想到此前父母总是说我“过于敏感”,我就硬着头皮“麻木”地吃进去了,结果当天夜里我就开始呕吐,第二天早晨胃里还是不舒服,什么东西也吃不进去,同宿舍的七位“哥哥”都去教室上课了,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床上躺着。

宿舍里空荡荡的,静得让人发慌,我这才忽然想起了远方还有一个家,那里有我的父母,有我的哥哥姐姐,以前在家时,如果生病了的话,是断然不会这样凄凉的。想着想着,眼泪竟悄然滑落,在宿舍躺了一天,到晚上时感觉好些了,想吃东西了,就悄悄起身,把被子叠好,去学校对面的餐厅吃饭。

等我慢悠悠地转回来时,忽然看到床上有一大堆奶粉,“哥哥们”告诉我“你刚走就浩浩荡荡地来了一帮女生,两个宿舍的女生,16个,说是来看你,我们说你好了出去吃东西去了,她们就把奶粉留下来,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至今,我内心尚感念那16位女生,其中一些女生我都没怎么说过话,甚至不记得她们中一些人的容颜,但这纯真的友情,一直在滋养、温润着我,祝愿她们幸福。

跳舞

上大学时,起初我对跳舞是退避三舍的,但班上的男生少,一些胆子比较大的女生就主动提出给男生“扫盲”,我也在“被扫盲”之列,同时,睡在我下铺的“七哥”正好是跳舞高手,在女生们和“七哥”的带动下,我渐渐地迷上了跳舞。

每天在教室上完晚自习回到宿舍时,3号男生宿舍楼楼道末端的那个歌舞厅也正好已经快关门了,这个时段歌舞厅已经没有人看门了,也就是说不要门票就可以进了,一些回到宿舍的男生没什么事儿就正好溜进去消磨时间,我也是他们中的一个。

那个小歌舞厅的内部结构是“一分为二”的,一半是歌厅,另一半是舞厅。有一次我溜进了歌厅后,正好听到一位主持人说道:“请玲玲同学为大家演唱一首歌曲”。她唱的是《洪湖水浪打浪》那首民歌,她唱得很好听,感觉跟电视上唱的差不多,但当时我对唱歌没什么兴趣,而且当时我离她很远,看不太清她的样子,所以听了几句之后,就去了隔壁的舞厅。

舞曲一结束,在舞池中央跳舞的女孩儿们就回到座位上坐着,等待下一支舞曲,也就是在这个间隙,我迅速地、本能地扫视这些女孩儿,专门找那些没有男伴陪同的“落单儿”的女孩,我与一个女孩儿跳了一曲之后,开始“物色下一个目标”。

忽然,一个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排女孩中间的那个带着宽边发夹的女孩儿吸引了我,舞曲刚响起来,我就快步走过去,伸手邀她跳舞,她笑着站起来了,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我喜欢,她的舞步也很轻盈,在与她跳舞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她是生物系的,当晚是生物系“包场”。

虽然她看起来很小,但她在问了我的年龄后,说比我大一岁。那天晚上,我和她跳了好几曲,后来她说有些头痛,我带她到我的宿舍——我的宿舍与这个小歌舞厅在同一个楼层,确切地说,只隔着一个门。我找出一颗“止痛片”给她吃,她很听话地吃了,过了一小会儿,我很天真地问她好些了么,她说好些了。正在这时,歌舞厅关门了,她起身告辞,与她的同学们一同离开了男生宿舍楼。

那天与她相识后,我上课时开始有些心不在焉,开始莫名地想再次见到她,正好我们宿舍“四哥”在花盆里种的一株喇叭花开了,开出了一朵白色的略带着柔柔弱弱粉色的花,这在寒冷的冬季里也算是一个小景观了吧,我立刻邀请她来我们宿舍“赏花”,她欣赏着花,我欣赏着她……

后来,她感冒了,我买了冲剂送过去,也就是在这时、在她嗓子不舒服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就是那天晚上在歌厅唱歌的那个“玲玲同学”,而且,她是学校评选的“校园十佳歌手”之一,只是我在认识她之前,一直处于“只读圣贤书”的状态,对校园里的一些“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充耳不闻。

小燕

元旦前夜,学校在体育馆举办通宵舞会,我本来与玲玲约好了她在体育馆舞台上唱完歌后就与我跳舞的,但她在唱了歌之后,却迅速从舞台旁侧离开并且消失了。

在体育馆的“茫茫人海”中,我怎么也找不到她、联系不上她,正在气恼时,我忽然注意到从历史系转过来的小燕同学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看着我呢,她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她转到外语系后,当时的系党支部书记时不时地来教室问她是否适应,每次那位党支部书记都背着手,脸差不多都要伏在小燕的书桌上了,小燕则是低着头不怎么看他。

我毫不犹豫地拉着小燕,跟她一曲接一曲地跳着,跟小燕跳舞的“贴合度”似乎更好,但我心里还是丝丝隐隐地想着玲玲,就这样,我与小燕共同度过了这个通宵。

大学毕业后,小燕寄来一张卡片,她在卡片上写道“当幸福来的时候,你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当幸福远离你的时候,你怎么唤也来不及”。后来,我分析也许在通宵舞会之时或者之后,小燕希望我能对她表达些什么,但我当时还无法做到心里同时存在两个女孩儿,在这方面,我一直做不到“兼程并进”。

玲玲

第二天,我找到了玲玲,她解释说:通宵舞会那晚,物理系的一个男生也约她跳舞,她不知怎样应对,心里乱乱的,所以才在唱歌后“迅速逃离现场”的。我再进一步追问,才知道玲玲曾一直在与物理系的那个男生交往,但在认识我之后,玲玲想着与他分手但却没有“坚决而正式”地提出来。

回到宿舍后,“哥哥们”很快帮我打听到了物理系的那个男生,并在篮球场帮我指认出了他,他篮球打得很好,个子比我高,长得比我帅,鼻梁很高,表情很酷,发型和穿着都明显比我时尚(其实严格说来,我一直是个与“时尚”不搭边儿,很“土气”的人)。

“哥哥们”劝我主动退出,但我还是决定与玲玲认真地谈一谈,让她作出选择。玲玲说,她内心不太能接受那个男生的“痞气”,而且那个男生已经好几次找她借钱了,她不太理解为什么一个男生要动辄向女生伸手借钱。最终,玲玲决定与他分手。

玲玲送给我的画作

玲玲成了我正式的女朋友,她与我在一起很开心,有时晚上我骑自行车带着她去校园外面玩儿,她坐在后面旁若无人地大声唱歌给我听。天气冷的时候,有时我就和她晚上去体育馆里约会,因为她经常在体育馆的舞台上唱歌,所以认得体育馆的那个看门老头儿,所以在体育馆闭馆后,也是可以进来的。

那个老头儿每每端坐在体育馆的值班室里,在昏黄的台灯下,捧着一本《圣经》读。空旷幽暗的体育馆里,只有我和玲玲两个人,由于学校有时在体育馆放电影,每次放完电影后,就把电影幕布卸落下来折叠着放在舞台后面,所以我们正好可以坐在电影幕布上聊天,我注意到她有时故意含着胸,而且她的胸衣特别紧,她说她也有宽松一些的,但她不想太惹人注意,所以才这样想着让胸部“收缩”一些,我听后很心疼,立刻抢走了她的胸衣,放在了我宿舍的柜子里。从那时起直到毕业,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甚至她在上课的时候,也会忽然想起来要给我写信……

玲玲写给我的信(第一页)

笑秋:  钢笔没有墨水了,只能用铅笔写了。我们正在上课。我想起昨天晚上对你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来,怕你又胡思乱想,给你个解释吧!  其实,我并不是说你好色,因为你说男人都好色而生你的气。我只是感到很失望,人为什么要以貌取人,而且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要把有的人造得那么美、而把某些人造得那么丑呢?真不公平,是吗?人的心有时感受太深刻并不好。有时仅因为一句话,一个景即能引起我愁绪万千。我无从表达,也不能表达,也许你从未有过这种经验,而且永远没有的好! “对花落泪,对月伤心”对于一个过于敏感于情的女子来说,这其实是人生的一大悲剧。记得林语堂的《京华烟云》中红玉说“自古红颜多薄命是错的,薄命的乃是多愁善感、敏感细腻的女子。”我也有同感。  再说,对于我这样的女子,已经该成熟了,行为该十分稳重才对,但面对你,我却象又回到了十分纯真的自己。有时,当我与你在一起,却猛然想起自己已不同于你时,我就很伤感。我但愿上天晚一点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或者再趋于更加完美一些。可惜这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人生有许多无奈,有许多等待在等待中浪费了光阴,在无奈中加深了伤感。那句“天若有情天亦老”说得多么透彻。  昨天,我对你说的“追求完美很不幸”。由此,我想起安娜,在渥伦斯基初次在火车站遇到安娜时,被她的美所摄服,在他追求安娜时,他是那么热烈、那么忘我,一旦安娜走进他的怀抱,与他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爱渐渐淡了,而安娜对于他的爱却日益加深了,在这种矛盾的折磨下,终于导致了安娜的卧轨自杀。安娜,一个上流社会中让所有人都倾心侧目的安娜,死在人们的鄙视中,死在她对爱情的失望中。  在安娜死前,她曾对渥伦斯基说过这样一段话“别人怎么看我,我根本就不在乎,只要你爱我,我就觉得有力量,有生活的勇气。”然而,最终她还是失去了渥伦斯基的爱情,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唯有选择去卧轨。  我现在很怕“爱”这个字,我怕爱我的人对我的爱不久远,我怕我承受不了这份情。在我的少女之梦中,我曾幻想过多少次与自己所想的“王子”有浪漫的爱情。或是一见倾心,或是偶然邂逅。然而,我总是把情节设得那么曲折波澜。我想去爱一个人,让爱情的旋律象水,也象火。有温情,有浪漫,但也要有疯狂、有痛苦。有时象蓝天白云一样纯净、高洁、悠闲,有时又象火山爆发一样热烈、奔放、豪迈。相依在一起时,有永远的清新感;在天涯相隔时,能苦苦相思。象波隆贝斯库在无边的草地上给贝尔塔授予花的皇后冠一样让人永永远远不能忘怀……  然而,这只是我少女的梦,做了许多年。现实生活中,这幕情景从未完美过。似是而非的生活让我很低沉。我深知,自己是属于那种爱幻想的女孩,现实的灰色与梦想的绚丽是永远都不可能走在一个画面上去的,是吗?  你能想到我是怎么想的吗?看了这封信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在我们越来越亲密的时候,我越来越感到烦恼与痛苦,我真怕,怕这颗心被你拴住,那么我的自由就要消失许多了。前程茫茫,我们怎能预知未来,你说真想把我娶来,我但觉这话轻如棉絮。除此之外,你与我所共度的时光,都象在重温我少女的梦境中的某些情节。这也是我对你依依不舍的一个原因。其实你也许没有意识到,你象一个一尘不染的少年,若是穿上白衣,一定会超然飘逸。你对我这么好,把一片真心交给我,我怎能够无动于衷的,我将以柔情慰你心。

现在是午饭后,我拿出了以前所有你写给我的信,读着读着,我很感动,决定把几天前写给你的一首诗抄在下面:  《我想》  就象一幅洁白的画布  没有一抹色彩  就象你的心一样  可是你自己不明白  你清新地闯入我眼帘  就象一股清清的泉  我被你的温情滋润  就象回到了十六岁的春天

玲玲写给我的信(第六页)

  我真想啊  我真想拥有一头长长的发  在绿茵上为你旋  我真想拥有最娇美的容颜  对你笑容灿烂  我真想象小鹿般捷敏  与你戏玩山间  我真想象小猫般乖觉  轻轻地偎依在你胸怀  我也真想啊  变成天使  带给你上天的灵光  变成小溪  一路为你歌唱拨弦  变成白杨  变成鲜花……  不但挺拔,而且娇艳  让你百看而不厌  凡是美好的  我都想变  一天一个样  让你永远新鲜

初吻

与玲玲相识后,我在纸壳上写下了“时间就是爱情”这六个字,卡在床铺边儿上,我不再认真学习,甚至逃课与玲玲到外面去玩儿。同宿舍的“哥哥们”也在时时关注我与玲玲的情感进展,“哥哥们”指导我:你入情太深,你不要天天去找她。我觉得“哥哥们”说得有道理,就忍住了两天没去找玲玲,但第三天中午玲玲就来宿舍找我,担心我生病了,从此我不再听“哥哥们”的教导,一切都由自己“跟着感觉走”,在情感方面,我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我内心无法接受感情方面的任何谋略。

晚饭后,我约玲玲去学校附近的公园玩儿,她从女生宿舍楼一下来,就递给我一样东西,说:“给你的”。我接过来一看,是一个桔子,还是温热的。在公园里,有一座土山,我们登上山顶的亭子,月光投射在她美丽的面庞,朦胧、静谧、清冷但却温馨,我忍不住问了一句:“我可以吻你吗?”她不语,低下了头……后来,她认真地对我说:“不要问女孩子这样的问题!”玲玲懂得好多,这也许与她的专业有关,她半开玩笑地对我说:“我的专业是植物、动物、生理卫生”。的确,在很多很多方面,她都是令我终生受益的启蒙老师。我不太会给女生买礼物,所以我把与她相处期间获得的一等专业奖学金直接交给了她,让她自己买喜欢的礼物。

别离

毕业季也许真的是分手季,我在车厢内,她在车厢外。她笑着说:“我给你唱一首《走西口》吧!”我笑着说:“好呀!”但她唱着唱着就开始呜咽并且嘤嘤地哭起来,火车快发车了,执手相看泪眼,难过、无助和迷茫交织在一起,慌乱中,我把随身带的那个与她一同买的多功能小刀送给她作为留念,她低头猛地把衣服上的一个铜扣咬掉,塞到我的手里。

火车徐徐开动了,她哭喊着我的名字,向我挥舞着手臂,跟着火车跑,站台上的乘警大声喊她,她全然不顾,乘警追过去,从后面一把将她拦腰抱住,残阳如血,世界在那一刻定格、静止,唯有我的手臂僵僵地伸在车窗外……

(未完待续)

绿石开门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并联系我们

『绿石开门』

微信号:AskGreenStone

我们接受优秀的原创内容投稿

法律 | 金融 | 财会 | 投资

投稿邮箱:editor@askgreenstone.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 即可轻松关注“绿石开门法律顾问”

律师请前往各大手机应用商店下载绿石开门专家端

点击"阅读全文",了解「 绿石开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