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的2015一事无成,对吧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7/05 11:08

2015这出戏今天要结束了,不知道多少人又要对着合拢的黑绒慕黯然。

会有这个专题的原因是,我们觉得跨年了应该推点什么,可是我们实在没什么可推。于是我就说,讲讲你们的或者身边的故事吧。然后发现这一年我们真的好有缘,比如都开始了宏伟漫长的学生工作,都结识了一堆聒噪的朋友,都浪到吃土累到吐血。

还有就是,我们都一事无成。

@好咸啊

身高一米七七,一个女生,从一个古镇到工大来。

自从身高蹿升至此后,我就觉得自己应该承担起一点什么了不起的重任,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劈开无数荆棘,为别人遮风挡雨。

理想都是美好的,现实不一定。

今年开学爸妈问我,“工大有很多女生跟你一样高吧?”我说,“没有。”确实没有。因为大家对我的第一印象还是“这个女生长得好高”。而且体育还是一如既往地差,没有力气拯救世界。

女生身高中的领衔者。一点也不小鸟依人,一点也不娇小可爱。“高”是一种标签,到了大学还是牢牢贴在脑袋上,走到哪里都能被看到。

尝试过每天很晚睡觉以保证没有时间长身高,却因为爸妈遗传的良好基因频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忍受小腿的抽筋,一口气长到了可以大鹏展翅的身形。

昨天爸妈打电话来的时候问我近两个星期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穿得很暖。我说:“有啊。”“嗯,那就好,早点休息。”挂掉电话后我吃了一口盒子里的菠萝,开始埋头写论文。

我又不是盖世英雄,我只是一个最普通的我爸妈的女儿。

工大转角碰到我,请形容我“高挑”,别形容我“高大”。2015年,祝大家都长高。

@尹太阳

我有个神奇的室友,他不自觉说梦话,我不自觉晚睡。夜深的时候坐在床上发呆,我思考遍了亲情友情爱情,他也说过了方言普通话日语。他的嘴巴咿哩哇啦,我的脑袋叽叽喳喳。

船一直停在秦淮河上,我们的影子碎掉沉到水底。

这一年,我丢了两辆捷安特,两幅耳机,两个“朋友”。我开始学习自己玩笑填下的尾专业,去了自己“死都不会去”的地方,干了自己“闲出屁”才会干的事情。我学习钢琴,现在在民乐队敲鼓,我写了好多散文诗,现在为团委写又红又专的新闻稿,我喜欢英语,我的专业是日语。我爱听的歌从理查德克莱曼到春节序曲,从rock'n'roll到民谣,我以为我们看不准现实,其实是我们看不准自己。

羽毛球,游泳,钢琴,军鼓,诗歌,散文,治愈向,恐怖片,柴犬,英短,心理学,无机化学,三国杀,炉石传说,英雄联盟,魔兽世界。我走进太多圈子,也落下了太多灵魂。

我的梦里应该有柔软的被子,也该有坚实的胸膛。需要的,迫切需要的,是一种安定的感觉,替换这橡皮一样的内心。不论它是来自于爱还是志同道合的理解。

嘛,最后一天了嘛,酒杯里盛着醋我也该敬你一杯:这一年为难你啦,现在请你夸我。

另外,我超级想撸猫。

@历万万

我18岁,正值大一,五分幼稚五分成熟。想不出一个文艺的词总结自己这一年,辛苦过偷懒过,偶尔做出点成绩,偶尔犯点小错误,体重减了又增,喜欢的人遇见再错过,过得怎么样,悲喜各半,不好也不坏。

我最幸福的时候,大概是高考毕业的暑假,被中国教育体制压抑十二年的人性刚得到解放。趴在夏天凉凉的地板上搭模型,单曲循环简迷离一遍又一遍;买了垂涎好久的48色雷阿诺想拯救自己停留在幼儿园的绘画水平;上完了吉他课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羞耻地瞎弹瞎唱;教小朋友们弹琴,偷偷带他们溜进梅园吃冰棍;和朋友去山上露营看星星看日出;一双人字拖杭州上海北京南京武汉各地乱跑,那是我觉得这些年里,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我最糟糕的时候,是今年秋天,大学过了一小部分,适应又迷茫。为班里部门里琐碎的事占据了自己的时间,因为怕负能量影响到朋友而慢慢减少联系,频繁熬夜通宵饮食不规律乱了生物钟,想去的地方没有去成想见的人见不到想做的事一拖再拖,那是我觉得这些年里,最糟糕的秋天。

又到了新的一年,我有好多愿望。一条条列出来的时候,我发现许多和去年的重合了。心情很复杂,草草又活了一年,好像该做的也还是没有做。想起小波那句话:“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年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吃,想爱,还想在这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今年我十八岁,还好我十八岁。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这一年夏天在高考卷子上的信息填涂是2015。这一年冬天在宿舍电脑打下的期末考信息也是2015。不一样的是,自那三天过后,我却再也不能果断的说出愿望来。

好像也再没有可能假借高三无病呻吟了,那些很执着的念头比一朵花谢来的短暂。拥有了更多的新伙伴,加入了一个个的部门。例会开完无止境的玩狼人杀。无奈地设闹钟重复一个一个觉得“我要把这件事情做好”的梦想。独自去法学的路上想着一定要把自行车找回来,路过家和想着明天一定要去补办校园卡。交了一份份作业,最后交出这天翻地覆的一年。

有了很多很多想要干的事和想要干好的事情,却没有了高三时那种立定心意“朝闻,夕可死矣”的决心。朋友圈里都是对2016许5个愿望,想起15年的暑热未及,在贺庙抽的高考签是下签,奇怪的是身边突然多了很多会解签的你们,把我的下签硬生生解成了上签。

2015年的我们站在魁星楼顶想都不用想的吼出“高考加油”,同样也是2015年的我,对着许愿池。

“让我想一下 我应该要许什么愿望”。

@化肥

昨天瑶瑶告诉我,她脱单了。

电话里的她兴奋,快乐,我能想象到电话那头她青涩而通红的脸。我夹着手机,漫不经心地问她喜欢那个人吗,听到她一样漫不经心的一句“不知道”,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

作为一只前脚刚进工大的single dog来说,2015就是狂轰滥炸式的脱单趣闻,有人如狼似虎地想逃离单身狗的命运,于是一个月,一个星期,甚至一天,就可以听闻他们的“喜讯”。于是就在刚才,其中一只略戏谑地说道:你就嫁给工大好了。

有何不可呢,刚进入大学,很多时候,相比一次对于情感的尝试,我更愿意成为一个更为精彩而充实的自己。开始习惯稍闲于高中但不松懈的几点一线的生活,偶尔让社团活动调剂调剂内心,其实我们也没有那么饥渴。我很不甘地承认看到某些甜蜜场景还是让人心累的,但一只合格的single dog,敢于面对淋漓的lonely,敢于看遍一切的sweety,发现一个人的图书馆的绝妙之处,体会和朋友尽情狂欢的酣畅淋漓。

对的,我是一只在2015嫁给工大的single dog。

@罐头

我在工大挺好的。只是有点想家。

细细想来,已经离开家110天了。我原以为自己是不恋家的,不然干嘛大老远跑到一个连坐动车都要七个多小时才能到家的地方。可是,生病时候,还是觉得莫名的无助,内心的沮丧像是无敌的黑洞笼罩着自己。只好无奈地投降,跟爸妈打电话求助。报喜不报忧的我终于还是肆无忌惮地接受了爸妈的关怀。这让平时朋友圈动不动就屏蔽爸妈的我甚是惭愧。

工大其实真的挺好的。养贤和西九的拌面曾经骄傲地征服过我的味蕾,家和的豆浆总是在特别冷的天气给我温暖和力量。图书馆的暖气总是熏得我昏昏欲睡,那天小和山的初雪让我像疯子一样扔掉雨伞在雪地上打滚。我遇上了一群人,他们陪我一起通宵浪人杀,他们带领我坐在演唱会的媒体席。我又遇上了另一群人,他们每天和我一起洗漱,他们在我睡得不省人事的时候会狠狠地拍打几下我。

当然还遇上了更多的人,遇上他们,和她们,是我最大的幸运。尽管如此,每当一些特殊的日子到来,我依然会兵荒马乱。比如跨年。我终究还是不争气地想家。

幸亏终于期末,我终于可以回去了。

@胡言乱语的波波君

在安吉看了人生第一场酣畅淋漓的雪,在东极岛吹着一直用力往前跑的海风,在安静的时光和平淡的四季交替里过完三百六十五天。遇到很多很多可爱的人,和一些人还没好好告别。我在写下这些字之前想了好久,第二次如此认真地去回忆一年,从跨年夜在冷风中发疯一样骑单车飚了几公里到现在坐在屏幕前发呆,感觉过了好久好久,经过了好多好多事。熬过数不清的夜,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喝了有生以来最多的酒,吐得喉咙冒火;忘记有没有流过眼泪,因为开心无敌开心至上。

每个人都有自己希望的生活,我想走遍每一个可爱的地方,海水漫过脚背,阳光亲吻指尖,雪花睡在窗棂,山风越过田间。人生已经过去四分之一,还有好多事情没做,还有好多地方没去,不过遇到了好多温暖的人。很高兴遇见你,就像遇见我自己,很高兴遇见你们,邂逅我的末青春。

只剩四分之三了,怎么办?还剩四分之三呢,没关系~

大口吃肉,大杯喝酒,想去哪就去哪,想干嘛就干嘛,总之,要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开心啊。

@农场主

2015年真的是糟糕透了,因为我考入了大学。我并没有什么踌躇满志,所以失去了目标。没了目标,人就会懒散。懒散的结果,就是四年后,到社会上继续懒散。

浑浑噩噩,度日如年;思绪乱飞,一堆牛粪。

2015年初,我做得最棒的决定就是入手了一部单反入门机子。然后就开始了欢脱的追逐,追逐随时间流逝变换的风光,它们在我眼中好美,而在我的机子里好丑,这让人沮丧。

自然风光好美,却不属于我。

所幸,我这样方方面面不突出,还有点懒散的人,竟然也能遇到我一生的挚爱。然后我开始有了目标。

有一次,我们约着去拍她寝室才泛黄的银杏。才走到树下,她的鞋带开了,我俯下身,为她系鞋带。然而她的手不知何时搭在了我的头上。她说,"你以后都帮我系鞋带,好不好?"

"这是我第一次摸到你的头…" ,"好…"

我有点呆,但双手还是不自觉地举起了相机…

当我触动快门,定格下照片中的那个人,好美。无论我的眼中,还是机子中,都好美。因为我的心中,她好美。

别人都喜欢风光,而我独爱人像。因为你就是我心中最美的风光。

所以我也明白了,来年我的镜头依旧会为我所爱的人定格。我所追逐的是我喜爱的人的幸福,愿他们的嘴角长挂微笑。

@明年我也不吃辣

这道题超纲了。2015,我真没干什么卵事。

简单点说,事儿干了一堆,人还在原地。学生干部都有这种烦恼吧,背离了一开始的初衷,也不知道是什么还在驱使自己前进。大一声音甜美双眸似水的我,到大二每一次出场说话,都像昨天喝断片儿了的老母鸡,黑眼圈划到了脸颊,眼袋垂到了胸口。如果说有什么幸运的话,那就是有人和我一样在熬,那些同样脆弱不堪,却不怕遍体鳞伤的人。

如果说有什么倒霉的,那就是那天三校区Top10之后,楼上秀恩爱的那位告诉我部门的DV丢了,我穿着正装跑到大馆,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和他一起把大馆翻了个底朝天,直到现在我出门看到垃圾桶,都有伸出双手的冲动。

我想听你的们故事,也想把我的故事讲给你们听,可惜我的感情浓郁又真挚,我的故事却寥寥无几。看我这么可怜,捡到了DV的人要不要来联系我一下?

对了,有烦心事,会和朋友相约凌晨的西看台,戏谑低沉的嗓音,和着他烟头在萧瑟里忽明忽暗地微弱喘息,让我想起当年青涩的我还是个老油条差等生的时候,许愿想当一个趾高气扬的学生干部。

新年快乐,看了这篇走心的推送的每个人。原谅这次话太多,作为报答祝愿你们的新年愿望全都实现,虽然我知道你们每年的新年愿望都差不多。

浙江工业大学学生会

责任编辑 | 孙卯宁

文字撰写 | 一群一事无成却愿你心想事成的好人

图文编辑 | 梁颖霞

微信:zjutweixin

投稿:zjutxwxc2010@163.com

微博:@浙江工业大学学生会

尽我所能·全心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