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还是喜欢素面朝天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9/29 08:07

文/花仲马

近段时间,一篇名为《我没有素面朝天的勇气》的文章,频频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文中说:如果没有素面朝天的美丽,你凭什么素面朝天。

然而作为一个一年365天里至少360天素面朝天的不美丽的女生,我还是想说:对不起,我还是喜欢素面朝天。

诚然,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若你天生丽质难自弃,你就先天地比别人拥有了更大的自信和更多的机会,电影《整容日记》就告诉我们,你离“出任CEO,嫁给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差的可能不是老爸,也不是学历,就只是一个脸蛋而已。

话说回来,又有哪个时代不是看脸的呢?古代皇上钦点状元,还要考虑候选人的颜值呢。

如此说来,好像素面朝天,确实也只能是像虢国夫人那样的美人们,玩腻了浓妆艳抹之后,偶尔搞点小清新的权利了。

于是这时候,便有人跳出来安慰我们这些丑女说:“不用担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都说我们亚洲有三宝:韩国的整容、日本的化妆、中国的某修图软件。

一时间,过度美白的皮肤、锥形的下巴、硕大的眼睛,刷爆了朋友圈和微博,没有略施脂粉戴个美瞳画个眼影,再来个一键美颜拉长拉长腿,都不好意思放在朋友圈里。

我也曾那样做过,无需化妆,只需一键美化一下皮肤,仿佛也就和美女这个词挨得更近了一点。自然,底下也会有很多人评论说:“哇,美女!”

对于从小和美女绝缘的我来说,这使我格外受宠若惊。也不得不感谢现代先进技术,让我们这些其貌不扬的女生,距离变美的梦想更近了一步。

然而每次被夸漂亮的时候,却也都心涔涔有余悸,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夸的人,不是我。

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一些需要,也开始每天出门前往脸上抹一层BB霜,抹了一段时间习惯了以后,开始不能接受镜子里那个肤色昏黄布满疙瘩的本来的我。回家过年,也天天顶着一层“隔离霜”才敢下楼见家人,不明真相的家里人纷纷表示:“啊,你这回回来白了很多!”

我一方面满足于来自身边人的夸奖,一边又内心惶惶然,如同背负了沉重的谎言。

不禁感叹“隔离霜”这个名字取得真好,那些个瓶瓶罐罐的,将真实的我们与世界隔离开来。躲在各式各样的粉啊霜啊背后的我们,就这样拥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小秘密。而随着脂粉和油彩的层层加重,隐藏其后的秘密,也越发地重了起来。就像戴着一副面具跳舞,怎么舞动都少了几分自在。

如果说一开始化妆是为了欺人,之后,就成了自欺。

你开始不停地相信,镜子里那张精致完美的脸才是属于你自己的,你的大脑已经将那没有瑕疵的皮肤黑长的睫毛烈焰的红唇,写进了大脑系统,并将原先那个版本彻底删除。某种意义上,它已经成了你的安全感,若有人不小心窥见了原来的那个你,你会惊惶无措地害怕,害怕你经年塑造的美好形象会毁于一旦。

不过,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都有遇见最好的自己的权利,我也由衷尊重每一个在追求美的路上越走越远的人。

我只是真的不知道“化妆是对他人乃至社会的尊重”,这样一种观念是如何诞生而且被普遍认同的。

我今天未曾化妆出门,便是大街上所有人的视觉污染;我今天化妆出门了,便体现了这个社会的进步。渺小如我,何德何能。

好看,就是尊重社会?寒碜,就是自绝于人民?按照这种逻辑,丑的人是不是都必须整容,才有资格走进社会。

前日在某乎上看到过这样一个问题:敢穿平底鞋,不化妆,服装发型随意,这样的女孩,是对自己的外形非常自信吗?

很不巧,我就是这样的女孩。当然,我不是自信,我只是不在意。我也不需要一个光鲜亮丽的外表来引起别人的关注,日常生活又不是一场又一场的面试,需要一双勾魂放电的眼睛,让每一个眨眼都在说,“看我,看我”。

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就为什么娶了个丑女这个问题曾经说过:

“外表的美是会随着年龄贬值的,而内在的美是会随着岁月增值的。这一点,华尔街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懂得,所以我和他们一样,不会去碰那些会迅速贬值的东西。”

磨砺内心比油饰外表要难得多,犹如水晶与玻璃的区别。

不拥有美丽的女人,并非也不拥有自信。美丽是一种天赋,自信却像树苗一样,可以播种,可以培植,可以蔚然成林,可以直到地老天荒。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你化的美若天仙,也和我无关;我素面朝天,也不是有意冒犯。

毕竟,我只是又穷又懒还手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