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请先富养自己,再谈供养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12/06 05:41

到近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片子,你们不说,姐也知道,肯定要提那部穷的坦荡、污的彻底、雷的翻天的《太子妃升职记》,虽然Rosy也不小心入坑,但这么多年,姐还是一样土的没sei,最爱人物传记,乃至洋葱头鲁豫、成功姐杨澜的访谈节目也看的津津有味。

一直以为,人和书一样,有故事有情节,阅人如品书,能从别人的经历里看到自己的身影和更广阔的世界,然后掩卷沉思,矫枉过正。

最近一期,嘉宾是惠英红,很多人熟悉她的脸,却叫不出她的名,贴在这位lady身上的最多的标签是“香港打女”。我并不是爱看动作片的人,以前也不曾多了解,却通过这次鲁豫的访谈才知道,什么叫做“她的一生竟是别人的两生!”

3岁乞讨,10多岁入行,20多岁拿到第一届香港金像奖影后,红过然后跌落谷底,开过美容院,想过自杀,经历情人、哥哥先后离世,然后又梅开二度,再次捧杯金像奖影后,50多岁至今未婚未育,和妹妹相依为生。

她的人生比肥皂剧更夸张,在访谈里,那淡定的语气,很难判断她一生有没有真正的快乐过。最让我揪心的,是压在她身上如山沉重的家庭担子。

因为家道中落,全家落魄到只能寄居在楼梯下。8岁时,有次提早结束乞讨,想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去市区公园里玩了一会儿秋千,结果回家被父亲暴打,倒吊一天;成名后,家里所有事,“理所当然”第一时间都去找她;她和妹妹住,常常担心自己比妹妹早走,因为如果妹妹早走,她可以料理好,而如果她先走,后面发生什么她想都不敢想。

娱乐圈像这类因为家庭重担,过早承担一切的例子比比皆是,一脱成名的徐若瑄、摆过地摊的吴奇隆、陪过大亨的蔡少芬、替父还债的欧弟,这些拥有上帝眷恋的宠儿,每一个却都过早经历沧桑,人到中年,熬到苦海尽头,才争取到一丢丢的自由、开始呼吸着自己的节拍,而更多的时候,我也会思考,那些没有摆脱家庭困境,还在死捱的平凡的人,又该何去何从?

好的家庭,是一种福报。不说含着金汤勺出生的那些“小炮儿”吧,但凡出生在中等阶层家庭里的孩子,各方面一般不会差到哪儿去,对待人生的选择也会从容的多。

电视剧《蜗居》的郭海藻,一播出来,被人骂成翔,但我却分明看出,不过一世俗窘迫小姑娘,可怜又可气。

她生在一个普通城市人家,父母亲靠工资勤俭持家供养她和姐姐读完大学,她们没有进过高级酒店,没有奢侈品,买的衣服都是下架打折的经典款式,穿起来不挑人不过时,甚至连一颗冰激凌球都要在舍不舍得吃的问题上纠结不已。

也许正是这种物质欲望的压抑感太强烈了,才使郭海藻在宋思明面前轻易地被糖衣炮弹裹挟了人生。换做一个家庭富裕的妹子,分分钟钟完虐大叔,哪会有后面扯淡的剧情?

我大学本科宿舍里面,2位家庭条件稍好一点的妹子,20岁不到就会给自己买各种有品质的衣服护肤品,做人处事也不像我这类粗野妹子横冲直撞而圆滑的多,会各种给自己争取创造机会,眼界宽广,思虑颇深。

而我和另外一个从小地方来的姑娘,每天最实在的就是一起讨论去哪儿打工,赚个五十、一百就欢天喜地。摆在眼前的琐事就已足够让我们累屁,没有更多力气去思考如何利用现有的平台和资源,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譬如交换、留学。回想起来,简直比没谈恋爱更让我捶胸顿足、悔恨莫及。

不得不承认,我们人生很多重要时刻,都脱离不开成长的环境。从上大学开始,我就知道和别的小孩不一样,孤独、无靠,不能像无忧的小钢炮,肆意撒欢。

本科4年+研究生2年,没买过什么像样的东西,每天在食堂里都点最便宜的饭菜,还好我是女生,每次被问及,还可以用减肥打哈哈。除了大一,我几乎没有用过家里的钱,经常读书、实习、工作,一根蜡烛三头烧,攒了点小费,逢年过节还孝顺点爹妈。

我的爸爸因为我很早就切断了向他索取家庭供养,特别骄傲,逢人必夸,但他不知道的是,我一点也不享受这种虚名,日子过的好不好,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那些女孩子都有的东西,我的眼睛偶尔也会不自主的盯着去,即使努力压制欲望,做到了,可也会像惠英红一样,说出来全是泪。

我的一位朋友更夸张,大学时各种勤工俭学,缩衣节食,还好有个男朋友嘘寒问暖,体贴入微,有次男票带她去看电影,2张票花了100元,她居然在电影院门口哭着让男盆友把票退回去....

也许你会问,两位家里到底有多穷,至于吗?

咳咳,当然不至于。论穷,和大山娃子没法比,纯粹和家里大人的言传身教密不可分。我的爸妈是那种非常传统的中国父母,舍不得吃,舍不得用,钱都存起来,一心一意供子女读大学,想给儿子买房子娶媳妇。

我亲哥从小成绩不如我,好强的我被当做男儿使,妈妈也一再对我洗脑教育,你以后要帮衬哥哥点啊,所以锻造了我早早独立,从来不打家里的主意。OS:说真的,也没法打。

就这么吝啬地过了许多年,直到去年,哥哥失业了,我妈一边接济着他,一边各种抹眼泪给我打电话痛诉,大概持续了3个月后,我妈没崩溃,我先崩溃了。

那个下午,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整理情绪,然后,终于明白一件事:家人毕竟是家人,你还是要有你自己的人生,孝顺的方式有很多种,人心都有欲望,怎么努力填都补不上那个坑,如果被孝顺亲情的名义肆意捆绑住自己的手脚,互相欲念,过得不幸福,谁来买单?

《菊与刀》里面记载了一个日本孝道的故事,儿子为帮助自己贫困的学生筹了一笔钱,母亲不想花这笔钱,故把钱偷去,儿子明知道是母亲做的好事,却承担罪责,说自己不小心弄丢,他怀孕的妻子知晓此事后,痛不欲生,跳河自杀,并留下遗书,说是自己偷去。

此类悲剧,若在美国,母亲肯定被指为不当的一方,在日本,竟被理解为“孝道”。纵有千般错,我是你妈啊。只是这孝顺如此烫手,试问一句,要来作甚?

想清楚了这些,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畅快,如释重负。那些年受过的委屈,不敢对自己一丝一毫奢侈的好,缺乏安全感的守财奴模样,此刻,都想一把掏出来,毁特么个干干净净!

很快,我给自己换了一套房子,从旧仄的屋子里搬出;给自己买了新的电脑,ipad,手机,kindle,厨具;换了新的发型,清空了所有过去给自己背上的道德重担,好物的浸润让我从low处渐渐复生,钱不是万能,但在操蛋的生活里,却能为我遮风避雨,换得热汤暖衣,它被紧紧捂在口袋里,不过是账单上的一个数字,只有当花出去才产生价值。

我明白的太晚,错过良多,在青春岁月本该张扬的时候,硬逼着自己活成一朵苦菜花。还好,此生尚来得及,终比我操劳一辈子还没享到清福的父母幸运一些。

当然,那些吃过的苦,从来不会磨灭它们的意义。毕业之后,我更明显的发现老天要传授给我的道理冥冥中自有安排。

身边的童鞋有的因为25岁以前都在读书被家庭供养,工作之后往往入不敷出,又不好意思找家里要钱,反而过的不如学生时代般春风得意,捉襟见肘;有的因为本理所当然打算借家里支持完成人生大事,后来出现变故失了援助,自己又无力承担宿命,鸭梨山大,忧患过重。

相比之下,我走过最贫寒的时光,吃过最窘迫的苦楚,从未体验过任何经济的援助依靠,怀揣着最微薄的期待,通过努力工作,挣得每一份奖金,并且学会把钱用到最恰当的地方,买好物,投资好项目,对欲望有控制力,生活质量反而比之前不知道好多少个段位。

这一切,都要感谢上帝之手。

它巧妙的缔造了一个又一个家庭的链结,这一辈子我们什么都可以选,除了家人。

我从不怨恨自己的原生家庭,哪怕他们曾经对我有一些无意的伤害,乐观去想,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过换了一种活法而已,也不错咧。

Anyway,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要把自己生活的权利交由他人主宰,哪怕是你的父母。

甭以爱为名,一味付出,整啥爱的奉献,爱的代价、爱的供养,他们不欠你的,你也不欠他们,拜托,你才不是盖世英雄,拯救世界、改变家人命运,还是妥妥滴交给他们自己的福荫吧。

对自己好一点,爱你的皮囊、你的灵魂,在足够独立、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前提下,先富养自己,再谈供养他人。这不是自私,而是自爱,一个人自个儿活得一塌糊涂、郁郁寡欢,多半也不可能给别人带来快乐。

最后,还有一点关于为人父母的碎碎念。毕竟没有人天生就擅长做父母,想想我们的父辈,虽然拼劲全力,仍有做的不到位之处,才引发下一代承受一些压力。这不是他们的本意,反该成为对我们的一些鞭策。

假若一天,当我们成为新一代的父母,不妨想想能为孩子做些什么,对这个社会做些什么。你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你希望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就要先把自己变成想要的那个样子。

你好了,世界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