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现场|重访与再造:关于武将的动向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11/30 06:34

重访与再造:武将的动向

A Journey in and out of Classic:

on Wu Jiang’s Movements

艺术家| Artist:武将| Wu Jiang

策展人| Curator:汤宇| Tang Yu

展览时间| Exhibition Dates: 2015.12.31-2016.3.2

2015年12月31日,“重访与再造:武将的动向”和其他三个展览,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同步开幕现场。

2015年12月31日,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四重展览同步开幕,其中B厅展出了艺术家武将的“重访与再造”,由汤宇策划,意在对武将的创作动向作一呈现。

开幕现场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艺术家武将、策展人汤宇在前厅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艺术家武艺、南溪、武将等在蜂巢前厅

策展人汤宇认为武将有着油画、设计、插图、版画的身份背景,但这些都不是他的标识和符号,他总是自由游走于各种艺术语言方式之间而不自束,传统的水墨方式对他而言既代表着一种文脉传承,同时又是新的认知方式。就此,本次展出的作品也是分为几个方面进入的:一方面与古为新,一方面复现往事,再一方面则是武将基于由来已久的对于“有”、“无”概念的思索进行的观念创作。

开幕现场 艺术家武将、中央美院人文学院书记靳连营、策展人汤宇在B展厅交流

艺术家武将与展览策展人汤宇、中央美院壁画系副主任白晓刚在展厅

艺术家武将、中央美院壁画系副主任白晓刚、中央美院人文学院书记靳连营、策展人汤宇合影

开幕现场 B厅

多年来,武将一直保持着一种边缘游离、自在闲得的状态,不给自己过多的限定,进行着许多在旁人看来跨界的尝试。“武将的动向”展呈现了一种开放的、可变的、反概念化的视觉机制和话语逻辑。

本次展览将持续至2016年3月2日。

重访与再造:关于武将的动向

文/汤宇

由于受到上世纪引起广泛关注的西方现代艺术的持续性影响,中国的当代艺术发生与发展一直没能走出西方现代艺术的大框架和大背景,更为严重的是它与自身的文化语法之间有着明显的脱节倾向,这也造成了中国社会及大众对当代艺术的不解。处于中西两种文化之间也造成了艺术家们的两难境地,虽然中国传统融在每一个人的血脉之中,但如何重新利用古代的智慧和知识,如何用我们的文化来表达自身,这方面我们仍缺乏足够的经验。

一 与古为新

甘阳曾谈到“传统乃是‘尚未被规定的东西’,它永远处在制作之中,创造之中,永远向‘未来’敞开着无穷的可能性或说‘可能’世界”。古代中国画学向来有“以复古为更新”和隔代遗传的渊源,汤垕《画鉴》中称“展子虔山水画法唐李将军父子多宗之。”董其昌也自陈“初以古人为师,后以造物为师。”在中国古代绘画中,画家几乎都宣称自己以更早期的大师为学习范本,其实在仿习的过程中用加以变化的形式来重构自然和绘画法则,其实所谓的“仿古”更多是在证明合法性的前提下进行在地创作,“仿古”也以其不断变化的形式、观念和语境成为架构和解读历史与文化的一把钥匙。

武将/ WuJiang

远山丹松/TheFaraway Mountains with Red Pine Tree

2012

木刻/ Woodcut print

30×30cm

“重访与再造:武将的动向”展厅场景

就个人经验而言,武将有着油画、设计、插图、版画的身份背景,但这些都不是武将的标识和符号,他总是自由游走于各种艺术语言方式之间而不自束。传统的水墨方式对他而言既代表着一种文脉传承,同时又是新的认知方式。他自知对传统绘画的学养很难做到对古代大师的自由摹仿,并且传统的笔墨结构、山水范式与在西方思想系统及现代性背景的教育结构下,很难进行无阻碍的自我传递。因此他选择了从头到尾的临摹而非创造性的“仿古”。在这个过程中,他化身为个性被湮没的人,一遍又一遍的临写,尽最大力气试图跨越心理及年代上的距离以靠近和融入“古”以及“师古”的品味与价值。齐白石老人曾有诗云:“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武将临摹以十七世纪的山水画为主,尤其倾心于八大山人作品,八大的山水作品存世数量不多,尺幅不大,并有不少师古人笔意的作品。武将偏爱临摹一些作品的局部,茂林杂木、山顶矾头、读碑窠石、边江小景等等,这激发了他对中国早期绘画笔墨理法和内在结构的理解,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能从细节处感到一些生涩的痕迹,反映出现代人与传统文化有着些许的错位与尴尬。武将有着投身传统的自觉,但没有纠结于笔墨程式之中,他不以笔墨结构的创新来体现自己的创造力,而是尽量遵循和感受文人画系统的笔墨框架和品评体系,哪怕现在看来这些单幅的摹作还欠些许功力和沉淀。

这次展览中,他将这些并不完全成熟的山水或是局部的摹本(甚至可以称为习作)以重组与拼合的方式构成一幅似山非山、似水非水的意象画面——《山水非师》。这是对传统绘画形制的图像式处理,也将传统重置于一个崭新的逻辑结构之中,恰是从这个角度,武将又与所处的世界发生了关联。通过这种尝试,武将希望构建一个古今隔空的自我对话语境,通过重构的方式将经典山水程式当作意图再造的媒介,以他对古人绘画的援引表现和当代思维方式来梳理与世界和周遭的关系。《山水非师》开始于去自我化和去专业化,归返于自我再造,其实是艺术家探讨自身文脉和绘画史中的坐标与当下的时空与世界关联的一个案例。

二 往事复现

宇文所安在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中谈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模式,古典文学常从自身复制出自身,用已有的内容来充实新的期望,从往事中寻找依据,拿前人的行为和作品来印证今日的复现。通过回忆我们自己也成了回忆的对象,成了值得为后人记起的对象。凡是触及到回忆的地方,都会有一种隐藏的复现要求。

武将/ WuJiang

#000000系列/#000000 Series

2011

纸本水墨/Ink on paper

74×43.7cm×6

“重访与再造:武将的动向”展厅场景

东晋高僧慧远曾游览石门涧,并写下了吟咏石门涧的诗及序。唐代时,谪居的江州司马白居易曾到此觅古揽胜,留下《游石门涧》:“石门无旧径,披榛访遗迹。时逢山水秋,清辉如古昔。常闻慧远辈,题诗此岩壁。云覆莓苔封,苍然无处觅。萧疏野生竹,崩剥多年石。自从东晋后,无复人游历。独有秋涧声,潺湲空旦夕。”面对遗物故迹,身为后来者的白居易在游历和回忆中觅得自己的影子,掩饰的传递出他被谪贬客居江州的内心感触,面容、细节和环境其实与东晋时的故事相去甚远,他怀旧的文字给故去的历史创造出新的活力。

作为承载文明的一类记忆,寻碑访古为无数后访者提供了重返历史情境的门径。晚晴著名金石学家叶昌炽在行旅中特别重视访碑,曾在《语石》中谈到“前人诗云:五岳归来不看山。窃谓登五岳而不携古刻以归,犹之未游也。”2010年以来武将为编辑中国古代石刻佛经拓本的丛书《宁斋藏古代石刻佛经集存》,曾多次赴邯郸响堂山石窟、河南登封少林寺以及洛阳龙门石窟寻碑考据,从碑铭拓印和对往事追忆的过程中传递出来的古意让他感受到一些平时所体验不到的东西,也为他知识构成和思维方式的改变重新打开了一扇窗。因此这次展览上将他编辑完成的一整套《宁斋藏古代石刻佛经集存》与长卷《访碑图卷》一并呈现,试图将他寻访中国古代石刻佛经的旅程的进行较整体的视觉勾勒。

与清代著名鉴藏家黄易用画笔和文字记载访碑游历的方式相较,武将的《访碑图卷》中没有出现任何古物遗迹的影子,而是在往返旅途的高速位移过程中对瞬间即逝的景象进行图像把握,用影像即时记录的方式取代了文字记载和绘画取景,并转换成铜版的方式将这一个个瞬间的片段画面拼接起来形成一张构图完整的风景长卷,仿佛并不存在于视觉与记忆之间。对于这幅十几米的长卷而言,更多的遵循着一种不断反复的构图公式,图像的组合排列多于主题的变化,隐隐地传递出一种传统山水长卷的意味。画面展现在我们肉眼面前的有对沿途景观的捕捉,有细节作为背景,在生活世界中有它的延续性,枯树远山虽近犹远,观众无法凝视它们,因视觉模糊而导致观看所产生的视觉距离,实质也会带来一种心理的距离,人们的历史记忆也逐渐消逝在视觉的变迁之中,这未尝不是武将访碑之后的体悟。某种意义上说,作品呈现出的是他对文化、历史消逝后的景观再造过程,重访古境犹如一幕幕往事的复现,对逝去记忆的怀念隐藏在视觉语言的改造之中,武将试图通过再造的风景与过去的视觉机制和观看方式找到对话的途径。

“重访与再造:武将的动向”展厅场景

“重访与再造:武将的动向”展厅场景

三 有无相生

从古画到碑拓,武将就是这样一个“妙”人,“翛然自得天游趣,恍若那知地境灵”(金·段成己《醒心亭》)。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一种边缘游离、自在闲得的状态,不给自己过多的限定,从兴趣出发,进行着许多在旁人看来跨界的尝试。

武将的木刻装置项目《无中生有》创作始于2013年,所谓“无中生有”指向了抽象的万物有无相生的关系,从空白画面为肇始,用木刻的方式刻印成单纯并且极富形式秩序感的黑底白纹的画面,然后将每一幅木刻折叠搭成一个立体的黑白盒子,一个、两个乃至众多盒子的组合式呈现。从作品本身的形制来看最初关切的核心还是形式与形状的问题,从画面的构成、刻痕的粗细长短到盒子的规格尺寸以及边缘之间碰触的痕迹结构等等,从纯粹的抽象平面形态转化为超平面的实在组合。寻碑访古给武将带来的并不只是气息的熏陶,同时还有内在的思维改变,他将《金刚般若波罗密经》(鸠摩罗什译版)与《无中生有》的作品图像编辑互排,出版了《恒河沙》插图本,书名取自“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金刚经》的微妙之处,在于包含了一切宗教性,而又超越了一切宗教性,武将从中得到许多可以诉诸视觉与空间表达的感应,激发了武将从有形与无形、法度与规则、真实与虚幻和空间象限等角度重新考量自己的作品,尝试木刻盒子的各种组合形式。

武将/ WuJiang

“无中生有”一-三/ Create Something out of Nothing I-III

2013

丝网印刷/ Screen printing

“无中生有”系列装置在“重访与再造:武将的动向”展厅现场

这次展览中的一个方案基于对形和法度规则的讨论,在展厅中将三百余木刻盒子布置成的两排并行而又间断的八组体块,像是高两米余的黑色碑阵,与美术馆原有墙体之间营造出了三条通道,观众需要不断地移步换景穿行于展厅,才能窥得展览全貌,而盒子的外立面则由众多不规则的黑底白纹的痕迹组成了一幅幅不可名状的抽象图景。在一段时间后,这些图景将不复存在,艺术家会在展厅将这些盒子重置进行二次组合,没有任何参照,只是专注于面向作品的状态和感受现地创作,艺术家的经验来自及时瞬发,可能会因为一个偶然导致作品的形态的变化。但重要的不是改变成何种形态,而是为什么而改变,武将干预和改变的意图不是为了确证艺术形式中的先验的信仰及其严肃的体制,而是对其规则和章程进行内在的反拨,正如“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空盈与虚实的互为转换是这次展览中的另一个方案的呈现理念——“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一组木刻盒子组成的外观和形态沿着沿着墙体通顶到地的摞满了一面木刻盒子,将展厅的拐角空间与隔离出来,仅仅留出半个身位可以让观众艰难通过进入到这个拐角空间。从外观上看起来,这个空间被盒子充斥满。当观众很小心地进入到空间内部,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只是个美术馆的“白盒子”而已。当然,观众实在的感受,是以一切现象或经验为基本条件,这种实在性是相对经验的,既是真实的,也是虚构的,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中虚实汇合为一体,取决于观众对作品历程的体验和一切可能性的猜想。

在武将和他的作品中,我们看到是开放的、可变的、反概念化的视觉机制和话语逻辑,在他的视域中,形式难以自足,观念也殊难成立,他激活了传统,汲取了观念,从而反哺了自身。因而在这次展览上我希望将展场塑造成了一个可供对话和游历的场所,传统文人的移步换景的观看方式与当代空间的可变性相结合,形成了一个颇具张力的场域,作品的时间性和空间性在一个场所中被糅杂为一体,既瓦解了古代、现代的线性叙事,也打破了传统、观念的二元对立。这样的个案基于艺术家内在张力与自主性空间的开放式讨论,或许有助于我们追问什么才是艺术价值或品质的最终来源。

占据展厅中心大型木板装置《无中生有》基于对形和法度规则的讨论而创作。展厅以三百余木刻盒子布置成两排并行而又间断的八组体块,像是高两米余的黑色碑阵,与展厅原有墙体之间营造出了三条通道,观众需要不断地移步换景穿行于展厅,才能窥得展览全貌,而盒子的外立面则由众多不规则的黑底白纹的痕迹组成了一幅幅不可名状的抽象图景。

艺术家介绍 | About the Artist

武将 | Wu Jiang

1973 生于吉林省长春市

1993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1997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

2007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插图专业,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正在展出|

Exhibitions on show at Hive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坐落于北京市798艺术区内,建筑面积达4000多平方米,拥有五个标准展厅,是中国最具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当代艺术机构之一。作为具有国际视野的艺术机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旨在全球化的语境中实现跨文化、超视域的多元话语交互,希望以优质的展览及艺术顾问服务构建中国最专业、权威的当代艺术机构,促进艺术产业的繁荣与发展。

Hive Centerfor Contemporary Art was founded by XIA Jifeng and stated to operate as agallery in 2013. Located in the renowned 798 Art Zone in Beijing, the gallery owns five exhibition spaces in a 4000m2 building. By representing outstanding artists and providing high quality artconsultant service,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is committed to building itself as one of the most professional contemporary art galleries in mainland China.

官方微信:HIVEART

官方微博:@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www.hiveart.cn

电话/ Tel.86 59789531/30 传真/ Fax.86 10 5978 9536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E06,798 Art Zone,No.4 Jiuxianqiao Rd.,Beijing,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