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望往事】特别篇 我和星战不得不说的故事(上)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1/28 04:32

从来没有一部电影或电影系列能如“星球大战”系列那样,如此深刻地贯穿了我的成长历程。

我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影迷,但是对于童年时代所看过的国产黑白战斗片如《地雷战》,年少轻狂时代看过的香港热血片“古惑仔”系列情有独钟。而对于从1977年到2016年共7部的“星战大战”系列,则可称得上有“星战情结”了:从少年到中年,一直追了35年。与《地雷战》们和“古惑仔”们一样,它们是见证了自己成长的人生坐标。在这里,我得以清晰地看到一个蔡宅少年一路走来的生命印痕。

至今犹记得第一次接触星球大战,那是1980年某个秋阳融融的午后,当时我上小学二年级,我与“盟兄弟”阿棉去莘塍供销社二楼买小人书。(小人书是我们这些70年代生人的精神粮食,也是那一代人的文学启蒙,当年瑞安西山上的小人书摊是所有少年的理想殿堂。那里每天人头攒动。坐小凳子上或路边石阶上,花个一两分钱挑一本《三国演义》或别的心仪的小人书,嘴里含颗姜糖儿、橄榄或西山上别的零食,津津有味地翻看着小人书,是如今人到中年的70后们的集体文化回忆。)

 那天在莘塍供销社我买了本封面是一个戴着宇航员头盔的飞行员和X型星际战机的小人书,这就是星球大战正传之一:新希望。印刷质量并不上乘,但是翻开一看:奇形怪状的星际战斗机、戴着黑头盔喘着令人脊梁直冒冷汗的粗气的黑武士维达、天行者洛克、可爱的机器人R2(阿图)、C3PO(斯锐匹欧)、深邃浩瀚的银河系、美丽的莱阿公主、惊险刺激的空战场景,特别是那艘外壳破败屡出故障然而动力强劲、名为“千年隼”号的超光速货运飞船,一下子攫住了农村少年渴慕行侠、崇尚武力的心。

 从此,星战之门在一个特定的时间节点缓缓向我打开,并一发不可收拾地让我追逐了三分之一世纪。

后来这本1980版本的珍贵星球大战小人书一直呆在我家木制的书箱里,可惜在后来的拆建老屋过程里不幸遗失在时间之流中,不再出现,令我念念不忘。好在20多年后的某日在一个路边旧书摊上看到了一本一模一样的小人书,正躺在泛黄的旧书堆里落寞着,赶紧高价买下,愉悦舒适之感顿生,颇有找回失散多年的老友之感。

而真正接触到荧幕上的《星球大战》电影,则是1988年冬季,我读高二。“星球大战”正传之2:《帝国反击战》在当时中国唯一的电视频道---中央电视台播出。

当天上午就有人传说今天晚上有星球大战,课后有班干部领了学校发给每班的报纸(似乎是《温州日报》),大家马上争着在报纸上寻找当天的电视节目(那时候资讯媒体不发达,更没有网络,也没有后来市场上须花钱1毛购买的纸质“每周电视节目指南”,只在当日报纸的夹缝里刊登一下今明两天的电视节目)。果然找到了!晚上8:00播出!大家群情沸腾,我更是激动亢奋。那段时间我正沉迷于科幻类书籍,每天黄昏时分从老瑞中的图书馆借了诸如《飞向人马座》、《玛雅文明疑踪》、《人是太空的试验品》、《飞碟探索》等坐在西岘山上的石亭子里如饥似渴地迷溺于科幻世界。同时,这《帝国反击战》又是我首次在电视里看到的活生生的星战,岂能不热血贲张?

当天白天我迅速草草完成作业,晚上便约上秦思剑、王褀盛、张瑞明等住校生步行到解放中路大名鼎鼎的“冠生园”南货行的四楼,我的城底同学黄瑞勇家。他家有一台好像是14寸的彩色电视机,这在当时是了不起的奢侈品,用瑞安话来讲:那是“豪奢兮豪奢”啊。对于我们这些来自乡下、世面粗浅的贫寒农家子弟而言,其吸引力犹如宇宙黑洞。加之学校只在特殊时间偶尔播放我们并不感兴趣的政治类电视节目。于是去黄同学家蹭电视成了我们不二的选择。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黄妈妈对我们这班农村孩子的接纳与厚道。我曾经在瑞勇家住过一段时间,最难忘的是勇兄家的邮票、五角丛书、电视机,还有,黄妈妈特别热情慈祥真诚,不管我们是乡下来的还是老城区的,一视同仁,毫无个别城里人的傲气。她老人家每天早上给我们做的面包、泡的牛奶、还有状元红炖鸡蛋的夜宵,曾经无比真切地温暖了一颗颗农村贫穷少年的心。

那天晚上观看《帝国反击战》的场景大概描述如下:十几位来自农村的瑞中住校生清一色两眼直勾勾盯着荧屏,口水淌到瑞勇家的楼板上也浑然不知。可知其电影场景的惊艳让人叹为观止,特别是体型庞大如万松山的帝国全地形重装甲车AT-AT战车以坚甲重炮与天行者洛克指挥的侠盗中队的X翼星际战斗机在广褒的原野上厮杀的场景, 以及“千年隼号”主人索罗与莱阿公主第一次接吻的镜头, 让这班十六、七岁的热血小青年长时间屏住呼吸、凝神细视、几欲断气。

就这样,直到“The  end”(剧终)出现,大家犹是回味无穷。

在回宿舍的路上,1988年深夜的冬风凛冽如刀,一群面红耳赤的醉酒般小青年在解放中路昏黄的街灯下唾沫横飞地谈论着“千年隼”、黑武士、接吻、女人、梦想、以及家里母猪发情的农事……

街灯把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我们就这样在无人的寂静长街肆无忌惮的嬉笑怒骂,野草般蛮横地生长。隐约记得那天晚上在八角桥附近的第一百货商店楼下,我们还在路边小摊上每人吃了一碗猪脏粉,然后仓前街口那家常去的锅贴店,我们还吃了满满一锅子的煎饺!人生苦短,而那晚这般酣畅淋漓的旧时光,却像融入身体的记忆,至今深深嵌在心上,每每想起,温暖依旧。

备注:按照拍摄年份先后看,七部星战片排列如下: 

星球大战正传1:新希望 (1977年) 、 星球大战正传2:帝国反击战 (1980年)、 星球大战正传3:绝地归来 (1983年) 、 星球大战前传1:幽灵的威胁 (1999年) 、 星球大战前传2:克隆人的进攻 (2002年) 、 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反击 (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