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望往事】特别篇 我和星战不得不说的故事(下)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1/22 08:32

因为《星球大战》正传1-3部与星战正传前两部一样,正传之3:《绝地归来》也没有在大陆公映,因而虽然1983年就公映于美国的星战正传3于我们也只能是偶然所得。

1991年春天,我在南方一座小城读师范。那时候跟大多数爱装叉的青年学子一样,爱装文艺范:留个长发、在榕树下喝个啤酒弹个吉他、腋窝下夹本弗洛伊德或尼采的书到图书馆“明打狐狸暗打狼”,泡妞或看看暗恋的梦中情人。广场路有一家比较有层次的书店,名“文艺书店”。于是那儿也是成了装叉青年的常去之地。而途径的石坦巷巷口有一个唱片店,店主是一戴着金丝眼镜,气质非凡的文艺大妈。她家的唱片很有些个性,欧美流行乐、罗大佑的某些禁歌、崔健、郑智化的卡带,我几乎都是在此处购得。

那天春雨沾衣不湿,我正一个人经过唱片店直奔路对面的文艺书店,突然一阵“咚咚、咚咚、咚咚咚……”的旋律传出唱片店,硬生生扯住我前行的匆匆步履。这是似曾相识的声音,冥冥之中我感觉它必定与我有某种联系,进去一问,原来文艺大妈的星战迷儿子不知从何处弄到一盘《星球大战正传3:绝地归来》的录像带,正闲着观看呢!这逐渐急促的鼓点“咚咚、咚咚、咚咚”正是《星球大战》系列电影所有片头的经典音乐,并且也贯穿了影片的始终。于是顺理成章地,我把文艺书店先搁一边,坐路边唱片店里蹭看了2个小时的星战,之后饥肠辘辘、心满意足地回校。

无独有偶,这星战第4部——《星战前传1:魅影危机》,也是缘分使然。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故乡上望教书。忙于许多琐事:工作、恋爱、相亲、结婚,也渐渐成了一个随波逐流的人,星战的面孔也逐渐模糊、慢慢淡出。那些年,大概有10年,没有上过一次电影院。加之没有如今这般发达的网络,自然也无法得知星战的消息。可是1998年一款名为《星际争霸》的即时战略游戏的发行,让我内心深处的星战记忆重新复苏,于是,茶余饭后《星际争霸》成为主要的消遣方式。于是,那些时候常常去公园路两旁密密麻麻的电脑店淘好玩的游戏光盘,那时候的电脑店除了一堆堆游戏光盘,也有很多电影光盘售卖,于是,这大陆公映于1999年的《星战前传1:魅影危机》也在一个神奇的时间节点,在一个不知名的街边小店门口散落堆叠的一大摞光盘中让我碰上了。

虽然这张影碟,不如前几部让人欣喜若狂,但是当片头如群蚁排行般的黄颜色的英文介绍文字成梯形向屏幕上方“咚咚、咚咚、咚咚”地移动时,那种熟悉的儿时记忆依旧清晰无比地扑面而来,让人瞬间亢奋、眩晕、沉迷于其中。

关于星战第五部——《星战前传2:克隆人的进攻》,它于2002年在大陆公映,与第四部一样,正为生活劳碌奔波的我,对此真是一无所知,也无兴趣去公园路淘电脑、电影光盘,自然也错失了。

星战第六部——《星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是星球系列中最黑暗最沉重最残酷的一部。

 那是2005年,也是我生命中一个最为惨淡灰暗的年头,来自事业的失意与来自生活的变故,使我整整一年多面容憔悴暗淡,不得开心颜。当然,那年五月份的公映之日,我还是去了电影院。只是当结尾部分看着在帝国太空歼星母舰上,从医疗室走出来的不再是阿纳金(天行者洛克之父),而是异化为邪恶势力的黑武士达斯·维德时,突然悲从中来,无法抑制。

2005年之后,星球系列似乎结束了。又过了几年,智能手机大行其道,网上有许多手机电影,星球大战6部都有,于是下载下来,有了闲暇就掏出来看看,怀怀旧,以抚慰自己的星战情结。

2008年,我开始在博客、瑞安论坛上写作关于故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社会生活原生态的拙文《上望往事》系列,便以星球大战中那艘破败然而强悍无比的“千年隼”号作为自己的网名,现在的微信名也是。只是许多人不识“隼”字,总是呼我“千年集”。

说实在话,35年的星战下来,我最钟情是还是“千年隼”号。为此家里墙上还曾经挂着个“千年隼”号的高仿模型呢。去年碰到同为星战迷的瑞安悦动户外的朋友“我是羊”,他在购买一个半面墙壁大的“千年隼”飞船模型之前,发来图片咨询款式与精确度,令我瞬间有伯牙相遇钟子期的知音之感。

只是,2016年1月9日上映的星战系列之七:原力觉醒。让我百感交集,从1年前星战7的消息发布,到公映一年多来一直在等待着,关注着公映消息的进展。结果兴致勃勃前往、怅然郁闷而归。

对于关注星球大战的新人,这是一部拥有星战元素的惊险刺激、高科技含量的美国科幻大片,高大上的星战杰作,可于我这个拥有35年“追龄”的星战迷而言,仅有怀旧是不够的。从电影院出来,我竟然有一种近乎失恋的失落感。莱阿公主就像泰坦尼克号里那个老年lose,一点将军味都没有。狂野不羁的星际走私犯索罗也死了!这是我除了天行者洛克之后第二个喜欢的人物啊。而黑武士居然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在他父亲索罗几句话之后就马上掉眼泪了,哪像原来那个气场强大到还没有出现就让人压抑、让人毛骨悚然的维达。故事没有明显的主角,是蕾伊原力觉醒吗?结尾的悬念也太直白。唯一欣慰的是:那艘我最爱的超光速飞船“千年隼”号还是原来的滋味,只比原来好像漂亮了许多,不过我还是喜欢原来那脏兮兮的、常出故障的“千年隼”。

我不知道,当明年、后年新的星战电影出来之时,又会带给我怎样的个体体验。

时光飞逝,如“千年隼”号以超光速风驰电掣于浩瀚的宇宙。一路上,许多人走了,许多事终结了,许多未知的还在远方。一如2017的星战8、2019的星战9。但是,不管到哪儿都跟着你的,一回头永远都在的,那是自己的影子。而星球大战,就如我曾经的影子,而我怀念的,其实不是星战,而是流逝的时光、曾经的岁月流光罢了。

编后语:

“星战大战”系列跨越39年(从1977年至2016年共上映7部),伴随很多人从少年走到了中年,从稚嫩走向成熟;很多人有着深深的星战情节,比如本文,就可以清晰地看到作者一路走来的生命印痕。

因此,本周六瑞报生活周刊之《爱电影》特意策划推出有关星战的专版,以飨读者(一睹为快)。

点击以下蓝字,可以直接看,

【上望往事】特别篇   我和星战不得不说的故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