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最昂贵的绝对是票子和姑娘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5/08 05:36

     图︱吕玉玉

我拍拍和尚的肩膀,说没事,四条腿站着念经的师太不好找,两条腿蹲着撒尿的女施主多的是。

老三胸脯一拍,豪气地说,大不了哥几个凑钱,给你订制个吉泽姐姐高仿真超级同款。

老四嘟囔一声,那男人真他妈像一条狗。

三年前的毕业晚会,我们寝室三人对和尚敦敦劝导,生怕他跑到浏阳河里去搞人体截流。

和尚举起杯子,将混着鼻涕眼泪的啤酒一饮而下,咧着嘴巴说,对,一条狗,Luck dog!

……

01

那些年,最廉价的无非是时间和理想,最昂贵的绝对是票子和姑娘。

和尚本名何尚,因为在认识我的第二天,他便向我吹嘘他早已是波涛汹涌中的弄潮儿,浪潮翻天里的掌舵手。

我索性叫他花心和尚。

我们可谓是惺惺相惜,尽管辅导员把我们的关系比喻为野狼和荒狈,可我们自认为是伯牙与子期。

比如我们拥有同一个梦想,就是有一个姑娘,搂着她穿过学校的广场,越过图书馆前的草地,人工湖边卿卿我我,银杏树下你侬我侬,白天情人坡上么么哒,晚上浏阳河边啪啪啪。

为了将这个伟大的梦想早日付诸实践,我与和尚打个尿颤都得呻吟一句,博爱的上帝,请赐我个媳妇,阿门。

又譬如女孩们必须在一起呆很久后,才能使得大姨妈趋于同时决堤。而我和和尚,却仅在短短一个军训时期的臭味相投后,便有了一个共同的生物钟。

就是每天下午吃完饭,点根烟倚在宿舍外面的走廊栏杆上感慨人生艰难,生活寂寞。

而茄子,就在那时候落入了和尚的魔爪。

那天下午,我们如往常一样觅食归来,像两只饥渴的蛤蟆,慵懒的趴在宿舍走廊外的金属栏杆上,看着楼下的女同学们,像一条条性感的美人鱼,在夕阳的余辉中以各种姿势往来穿梭。

和尚嘴巴咧到了耳根子边,哈喇子流了一地,啧啧感慨,完全没有一丝弄潮儿与掌舵手的风范。

据和尚事后回忆,茄子就是在我不停奚落他的间隙里,穿过拥挤,越过人潮,突兀温柔地闯入了他的视线里,那一瞬间夕阳突然倾斜一下,火红的余辉洒满她同样红润的脸庞。

现在我仍可以摸着鼻子发誓,每次我向上帝打着尿颤祈祷的时候,丝毫不差和尚的虔诚。但很明显,和尚的尿颤更能引起上帝的共鸣。

因为就在和尚做好目送姑娘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道路拐角准备的时候,一辆死飞从道路中央急速飞过,把正专心走路的茄子吓的往旁边一闪,双腿一软便坐了下来。

和尚把烟头往栏杆上狠狠一摁,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中,从老四的抽屉里翻出一瓶红花油,一阵风地就往楼下跑,并且伴随着抽风似的嚎叫,上帝,我他妈的爱死你了!

后来,尽管我们在楼上吹着口哨痛声疾呼,女施主,当心花心大和尚。但女孩最后还是被和尚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越走越远。

走到道路拐角的时候,和尚转过头对着我们咧嘴一笑,悄悄指了指身旁的女孩,比出一个嘴型。

茄子。

02

开始的时候,茄子对动机明显不良的和尚兴不起半点非分之想,尽管和尚总是舔着老脸围绕着她忙前忙后,直到大一下学期五一结束的那天。

那天茄子从家里归校,高速路上发生拥堵,等汽车驶入长沙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正躺在床上的和尚知道后把手机一摔,穿着裤衩就往床下跳,拿着衣服就往外面跑。

不一会,就听到公寓大厅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第二天和尚顶着黑眼圈回来的时候,辅导员早就在寝室正襟危坐。和尚倒是心理素质过硬,走到辅导员面前就是一句话,老师,我错了。

本来上面领导决定全校通告批评,并计入学籍档案,后来由于辅导员求情,改为内部通告,但是和尚必须写一封深刻的检讨,复印后在全校每栋公寓楼前分别张贴。

我说和尚真他妈的为你不值,可和尚却对着我咧嘴一笑,说太他妈值了。

那天晚上,和尚砸了公寓大门,打个的就飞速的赶往河西,并在茄子出站之前抵达了汽车西站。

茄子看见和尚的时候,有惊讶也有感动,说你怎么出来的呀,公寓已经关门了吧。

和尚干笑几声,说我今天正好在网吧通宵。

两个人在车站外面的肯德基聊了一宿,和尚将自己从小到大各种奇葩趣事,有得没得一股脑的说给茄子听,把茄子逗得花枝乱颤。

看和尚说得口水四溅,满脸幸福的骚样,我说得了得了,你有种,小弟我甘拜下风。

和尚马上哭丧着脸,晃晃手里的胶水和厚厚的检讨书,说阿楚,这次你可得帮我呀。

最后,寝室三个人都承受了无妄之灾,被他拉去当免费苦力,一栋一栋公寓的跑。等跑到茄子公寓下面的时候,和尚拉住我们,指着公寓不显眼的一端说这张贴那边去。

正当我们贴的挥汗如雨,满嘴苦涩的时候,突然发现围观的人群开始指指点点,和尚转身往后一看,发现茄子正站在他后面捂着嘴巴,泪如雨下。

和尚赶忙走过去,说茄子你不要哭嘛,我这是一炮而红,以后学校谁不认识我呀。

茄子破涕为笑,狠狠地捏了和尚一把,手一伸说,把检讨书和胶水给我。

我们三个就被和尚很没义气地赶回了寝室,他们两个一栋楼一栋楼的跑。

和尚回来就眉飞色舞地告诉我们,在贴完最后一栋搂后,他们两的脑袋也紧紧地贴到了一起。

03

大二那年国庆前夕,和尚和茄子跑到湘江边上看烟火,那天人山人海,橘子洲头的第一排烟花刚刚升起,人群瞬间陷入了沸腾与混乱。

和尚一只手揽着茄子的身子,一只手挡着前面汹涌的人群,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早已经深入了人群中央,他们随着人流左右摇晃,最后和尚用力将茄子推到路边一棵大树旁,双手从她的脑袋两侧插过去撑在树上,面对着她,为她支起一片空间。

恰好天空闪耀起成片的烟火,茄子脑袋微微抬起,对着和尚莞尔一笑。那一瞬间,在她明亮清澈的眸子里,和尚分明看到无数的烟火孕育出漫天的火树银花,美轮美奂。

那一晚,茄子像个虔诚的朝圣者,凝望着漫天的烟火,语笑嫣然。而和尚则面对茄子,看见了青春里最绚美的时光。

等烟火归于沉寂,人群渐渐疏散,茄子摇着和尚的胳膊说对不起哦,害你没看到烟花,真的好漂亮。

和尚揉揉她的脑袋说没关系呀,烟花没你好看。

茄子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感动地说,你要是现在向我求婚的话,也许我就同意了。

和尚想起出门前我们塞入他口袋的那盒三支装杜蕾斯,一咬牙,立马半跪了下来,拉着茄子的手,深情款款地说,茄子,谢谢你的信任,我无以为报,要不今晚你就……把我要了吧!

茄子噗嗤一声,狠狠地拧了他一把,和尚赶忙爬起来说,茄子,到底行不行啊?

茄子掩嘴一笑,那你以后要不要我负责的嘛。

和尚瞪着眼睛,那当然,任何不以生孩子为目的的滚床单都是非法嫖娼。

那天晚上,他们从湘江边上开始,顺着五一大道往回找宾馆,酒店过于奢侈,旅馆又太随便。茄子一路上都是低着脑袋,小手心不停的冒汗,和尚内心同样忐忑不安。

感觉整个五一大道,甚至整个长沙城里都飘散着甜蜜暧昧的气息。

和尚说,茄子,你还记得我刚刚认识你的时候吗?

茄子笑着说记得呀,记得呀,你个花心大和尚。

和尚五根手指张开,自恋地将头发往后一捋,对着茄子媚眼一抛,你见过这么飘逸的和尚?

茄子掩嘴轻笑,说现在就见到了呀。

和尚假装立马泄了气,说和尚就和尚吧,那我也要守护在你身旁,一辈子为你诵经祈福。

茄子挽着他的手,两个人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走到韭菜园的时候,茄子突然将头轻轻靠在和尚的肩膀上,说,这辈子如果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会结婚,但不再有关于爱情,那样,我就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声音柔柔絮絮,仿佛是从茄子的灵魂里飘荡出来的暖风。

04

那是一无所有的时代,也是拥有你便是全世界的时代;那是最贫穷的年华,也是最幸福的年华。

和尚和茄子对未来满怀憧憬,那时候,任何物质与欲望在他们炽热的情感中都会惭愧隐匿,一文不值。

茄子说要将他们的足迹遍布长沙,于是两个人经常坐着公交车穿梭在长沙城的大街小巷。

他们可以一时兴起,买点水和零食就去爬岳麓山;或者坐在烈士公园的的椅子上,看着远处游乐园里人们幸福的尖叫;甚至可以不远千里跑去步行街,就只是为了买两个麦当劳的甜筒,三块一个,第二个半价,一共四块五。

两个人边走边吃,走到站台的时候刚好吃完,有时候茄子就会舔舔嘴唇望着和尚狡黠地一笑,和尚就二话不说拉着她返身回走,又去买两个甜筒,然后再边吃边回车站。

那天他们吃着甜筒,刚走到王府井,茄子突然哎呀一声,和尚赶忙问怎么了,怎么了。茄子举起自己的包包,下面已经裂开好大一条缝,里面两个人的钱包早已不见了踪影。

茄子嘴巴撅起,说朗朗乾坤,太可恶了。和尚安慰地打趣道,哪还是什么朗朗乾坤,现在天都要黑了。

茄子既心疼丢掉的几百块钱,又自责自己的粗心大意。眼泪瞬间扑簌扑簌地掉了下来,说,我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可以够我们吃多少个甜筒呀。

和尚本来准备打的回学校,快到的时候提前打电话给我们出去接应。可茄子说,要不我们走路吧,走到哪算哪,实在走不动了再打车。

那是十二月份的长沙,寒风簌簌,似刀削骨,两个人牵着手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一辆辆汽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扎进明幻不定的前方。

和尚边走边说以后我要买辆房车,里面有个游泳池,我载着你,边泡澡,边流浪。

茄子温柔地白了他一眼,说你现在可是自行车都没一辆呀。

和尚反过手,拍拍自己的后背说,我比车还好使,纯声控,不会有丝毫驾驶疲劳,要不要试试?

茄子呵呵一声,轻盈地跃上他的后背,抱着他的脖子。

和尚感受着茄子呼出的热气,柔柔的吹在他的脖子上,竟然抵御住了那迎面吹来刺骨冷冽的寒风,让他感到全身一阵温暖。

经过平和堂的时候,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所有西装革履的男人,花枝招展的女人,在街道与商场中来回穿梭,灯光像永恒不灭的烟火,闪耀着奢侈的光芒。

和尚突然涌起一阵迷茫的恐慌,转过头问背上的茄子,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茄子把下颚顶在他右边肩膀上,轻轻地说当然,我爱你,你也爱我,为什么不能永远在一起?

那你会嫁给我吗?

茄子环着的双手紧了紧和尚的脖子,将凉凉的脸蛋贴在他的耳朵旁,哽咽着说,当然呀,当然呀,我会嫁给你,给你生两个孩子……

……

和尚突然觉得这段对话似曾相识。

那是在韭菜园的那家宾馆,他们洗完澡,蜷缩在被窝里坦然相对,和尚有点紧张,咽着口水说,茄子……现在就开始吗?

茄子嗯哼了一声,盯着房间褐色的木质吊顶沉默了几秒,突然转过头望着和尚很认真地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和尚笃定道,当然,我爱你,你也爱我,为什么不能永远在一起。

那你会娶我吗?

和尚既感动又心疼地一把抱住她说当然,当然,我们会结婚,会生两个孩子,最好是龙凤胎,头脑和我一样聪明,长得都像你一样漂亮,抚养他们长大成人,结婚生子,然后我们两个就一起环游世界,直到有一天没力气走动,相拥老死在路上。

茄子把被子一掀,非常洒脱决绝地吐出三个字,那来吧!

05

大四那年,和尚和寝室老四两人去了一家施工单位实习,上头领导以年轻人需要多加锻炼为由,大笔一挥,就将他们发配到了荒无人烟的工地现场。

走的那天,茄子跑火车站送和尚,抓着他的衣角,眼眶通红,活像战争年代挥泪送别丈夫上战场的准寡妇。

和尚揉揉她的脸蛋说,茄子,我这是为我们的旅游房车去拼搏,你别像孟姜女一样整得生离死别似的,我得多心疼。

茄子呸了一声,说你就是乌鸦嘴。然后又是红着眼眶,万千叮嘱。

看得旁边的老四鼻孔冒烟,捏着嗓子直喊,茄子,你就放心吧,那地方荒无人烟,母猪都没一只,他造不出什么风浪。

和尚和茄子瞬间就成了牛郎织女,像所有异地的情侣一般,只能在工作之余,通过没有温度的声音叙说着彼此的思念。

和尚每晚向茄子报告他的工作,说这里条件虽然苦点,但是能学的东西蛮多。茄子,你知道吗?这里一个很小的包工头,搞完这个项目,也能赚好几十万。

茄子说,呀,好厉害的。

还有个施工分包单位的老总,没事就开个陆巡到工地上逛逛,他奶奶的车都不下,直接把项目经理叫到车上询问进展,估计是怕把鞋子弄脏了。

茄子说,嗯。

和尚继续流着口水憧憬,说以后我要早点学好,搞好关系,自己单独出来接活,也从小包工头干起,最后开个大公司。对了,明天我给你打钱过来,自己多买点水果吃呀,想买什么衣服自己买就是。

茄子哦了一声,打着哈欠,说我要睡觉了。

时间,对于两个深沉相爱的人来说绝对是促进情感的春药,可如果加上了距离,那可能一下子就变成了毒杀爱情的鸩酒。

和尚的心向未来飘得太远,以至于他忘记了活在当下,他没有感觉到,当他吞着口水向茄子描绘他们未来宏伟蓝图的时候,茄子却开始从他的未来里悄然抽身。

06

有段时间茄子感冒了,和尚一边嘱咐她喝水吃药,然后给她讲好笑的笑话,茄子笑着笑着突然就哭了起来,说你为什么还不能回来呀。

和尚立马慌了,赶紧安慰她,说茄子,自己买点药,多喝开水多吃水果,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钱现在我有。

茄子继续哽咽着,可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要你回来。

和尚鼻子一酸,说茄子你不要哭啊,我只是再也不愿让你只能趴在我的背上冻得瑟瑟发抖,不愿意只能苦涩地牵着你经过平和堂、王府井,望着里面的奢侈logo黯然心酸……知道么?在我心里,你配得上世间所有的美好。

茄子说,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不就是你吗?

最后茄子哭,和尚也哭。

和所有的异地情侣一样,两个人的通话由最开始的甜蜜渐渐变成了争吵,直到最后,无论和尚怎样天花乱坠地畅谈他们美好的未来,电话另外一头永远是轻轻的一声嗯,更多的则是无尽的沉默。

毕业的前一天晚上,和尚整理好东西,然后兴高采烈地给茄子打电话。

茄子,票买好了,到站时间已经发给你啦,记得到车站接我呀……领导说如果我们毕业后直接签合同,愿意在这里呆到弄完这个工程,转正工资翻倍,也就两年而已……

茄子突然打断他的话,说何尚,我们分手吧。

声音很轻很轻,可飘到和尚那里,却瞬间变成了万斤巨石,狠狠地砸在他的心里,让他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啊茄子,你看现在不是越来越好吗?

茄子开始轻轻地啜泣,打断他说和尚,你不要说了,你走的太快,我觉得自己跟不上了,你的未来很大很大,大的我根本找不到方向……

和尚完全无法接受,斩钉截铁地说,我不相信,更不同意,除非……你不爱我了!

茄子泣不成声,说,对不起,我已经找了新男朋友。你不是希望我永远幸福吗?我现在就很幸福。

和尚嘴巴张开又闭合,什么话也说不出,最后颤抖地挂上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和尚黑着眼眶回到了学校,刚下车,远远便看见了低着头迎面走来的茄子,本来很高兴的事情,可茄子的小手被身边一个男生紧紧牵着。

和尚呆呆地立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步跨过自己的身旁,很自然的走上公交车,和尚在心里不断呐喊着茄子的名字,可到了嘴边却只变成吭哧吭哧,最后望着巴士眼泪簌簌地直往下掉。

等到汽车发动的时候,坐在后排的茄子突然转过身来,隔着车窗,四目相望。

和尚想,那是一种怎样的悲伤?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眼泪,仿佛还能看见眼睑和睫毛微微地颤抖,泪水溢出眼眶顺着红润的脸庞肆意蔓延,阳光透过车窗,时光动荡。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当然。我爱你,你也爱我,为什么不能永远在一起。

你会嫁给我吗?

当然呀,当然呀……

那一刻,和尚知道,自己以后连恨她的理由都没有了。

End

毕业后的第三个年头,某个晚上,正在加班奋战修改图纸的和尚,接到一个电话。

嗨,我要结婚了。

和尚想起了那晚在韭菜园的时候茄子的话,新郎……是他吧?看起来应该能够对你很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后,突然泣不成声,那是我表哥呀……

和尚起身走到公司诺大的落地窗前,橘子洲头的烟花正好腾空而起,在滚滚泪水中急速绽放。

茄子说,花心和尚,你还没祝福我勒。

若可以,在神父宣布你成为别人的妻子之前,请他帮我转告上帝。

感谢七年前的相遇,那是这辈子他对我最美好的眷顾。

作者简介

尹惟楚,简书原创作者,见习段子手。深邃不乏幽默,理性不失温度。新浪微博@尹惟楚。微信公众号:尹惟楚  

 

好消息来了!情人节找不到组织?快扫一扫加入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