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孝敬,就是好好说话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6/19 19:43

回复「晚安」,送你一杯暖心咖啡。

文/赵晓璃

经作者授权发布

01

婆婆今年来我家过年,每天总也闲不住,我说你来这歇歇看看电视吧,她也不肯,手里总是不停地忙这儿忙那儿,她每天会找我说好多好多话,多是村里的家长里短。

有一回聊着聊着,老人家感慨万分地说了句,转眼自己都六十多了,看着身边好多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过世了,心里总不大是滋味儿,心里想着人生真是太短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说走就走了,总觉得心里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叨叨。

我知道她的内心很恐慌,今天睁眼不知道明天能活多久,说不恐惧是假的。

有一段时间我好与父母争辩,他们让我朝东我偏朝西,因为我觉得自己长大了,好像自己多牛掰的样子,竟渐渐对父母的唠叨心生嫌弃。

有一次我和父亲起了口舌之争,父亲暴跳如雷浑身发抖,我也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气脱口而出来一句:“够了,你这么多年一直在以爱的名义挟制我控制我!我受够了!”

父亲听完怔住了,连续几天都没有说话。

母亲在一旁直叹着气说,女儿啊你可算吵赢了,你真的出息了啊。

那一种感觉比用刀子剜心还难受。

是的,或许每个人在青年时代,都会经历过这么一遭。我们是那么不可一世,也不知道天有多高低有多厚,也不知道自己是有多大的能耐,心里住着一头青面獠牙的小兽,像一个愤世嫉俗的愤青这样看不惯那也看不惯,觉得父母观念落伍见识狭隘,整天像个刺头儿一样地活着,只要父母说两句不中听的话,立即伶牙俐齿回敬过去。

02

看过一个说法,口舌之争的胜利,大概是容易让人上瘾的。

这种现象在网络上屡见不鲜,比如生活中温婉有礼的人在网络上可能就是一个喷子,仗着谁也不认识谁,洋洋洒洒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和戾气。然而生活远比网络残忍,我们往往对和我们利益相关的领导同事们表现得彬彬有礼,却对真正牵挂我们的父母苛刻有加。

是啊,和父母争辩赢了仿佛瞬间可以得到一种膨胀的满足感,仿佛终于终于维护了自己的形象、认知、价值观以及所谓的信仰。在这个证明的过程中,父母含辛茹苦的付出就被我们残忍地忽略了,我们眼里满满都是对他们的不满,他们见识那么狭隘,他们没有学过心理学,他们不懂得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如何正确关注我们的成长,他们是那么简单粗暴地将一己之愿强加在我们身上,让我们喘不过气来。

过年了,总能听到好多年轻人埋怨,这回去太有压力了,家里老人不停叨叨,问有没有对象啦,工资多少钱啊,买房买车没,等等。

然而在抱怨的同时,我们仿佛忘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父母总是在竭尽所能地爱着我们。

既然爱,为何我们不能好好说话?

03

我有个闺蜜叫梅子,过年的时候我和她见面,说起父母她突然来了句,有什么不能忍的,哪怕父母说的不对又如何,他们又能陪我们多少年?

如果你的父母对你说:“孩子你吃了吗?”

其实他们想说的是:“孩子,我想你了啊”。

如果你的父母对你说:“孩子你该找对象了啊。”

其实他们更想说的是:“孩子,我不知道自己还能陪你多少年,赶紧找一个爱你的人成个家吧,这样我就能放心了。”

如果你的父母告诉你:“孩子,家里一切都好,你忙你的莫要挂念。”

其实他们真正想的却是:“我不能陪你一世,但我依然想知道你的消息。”

04

我和婆婆这些年来也少有争执,因为我知道,她所做的一切事都是希望我们能过得好。

有人说婆婆不比自己的妈,这当然是事实,然而正是因为爱,才使得我们从陌生人变成了亲人,并渐渐学会了包容。我对待婆婆只知道一点,那就是从她说出的话中找到她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老人家觉得我能体谅她的心情,自然愿意和我这个儿媳妇亲近。

比如婆婆对我说:“你看现在二胎政策也放开了,不如你们再要一个,一个孩子也怪孤单的。”

我笑眯眯地对她说:“妈,是的,我这边好说。这不这事儿你还得催催你儿子呢,他天天在外忙,你要多做做他的工作啊。”

婆婆再也不和我面前叨叨了,她忙着做她儿子的思想工作去了。

05

我觉得和老人说话的第一点,就是永远不要顶撞对方。也许老人提出来的意见让你无法接受,但不论你有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要顶撞,否则会伤了老人的心的。

如果遇见那种嘴巴厉害的老人,第二招,就是运用心理学的巴纳姆效应,进行一些积极的心理暗示。

什么叫巴纳姆效应?就是人们普遍相信一个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比如“你嘴巴这么狠,心里一定很苦吧”、比如“其实你就是表面逞强,内心却无比脆弱善良”等等。

我有个朋友就深谙这一点,当她的婆婆第一次对她横加指责各种抱怨的时候,她只默默地听着不做任何辩解,等老人气消了她跑过去对婆婆说:“妈,我知道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么些年来,你为我们付出了这么多,我心里清楚你是气头上才说的这些气话,我才不会往心里去呢。只是妈,人说火大伤身,我挨骂事小,你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当了啊。”

后来她的婆婆脾气就变得好多了,逢人就夸她自己的媳妇通情达理,再也不对媳妇有任何抱怨了。

第三点,生活没有绝对的好与坏,那些你不想过的生活不代表没有价值,记得说话的时候要多肯定与夸赞对方。

你比如我婆婆家是农村的,这次过来也把外甥带来玩儿了。有的时候婆婆会在我面前流露出对我们生活的羡慕,然后这时候我经常会说:“其实吧你知道的妈,城里生活一出门就要花钱,娶个媳妇都要花上百万买房子,要我说俺姐夫才是好命,能娶到俺姐这么好的媳妇,还生了个这么聪明的外甥,要知道这种生活是多少城里人可望不可即的啊。”

我这么一说,婆婆笑开了花儿。

虽然他们的生活虽然不是我们想要的,但我们说话的时候一定不能流露出任何不该有的优越感,说出的话尽量让对方感到舒服,千万不能以自己的感受为中心,要时刻关注对方的感受。

最后一点,我们已经是大人了,该说的不该说的一定要经过脑子,不要没事给老人添堵。

你比如我回去的时候,父亲总会问我工作上的事情,但我也不会事无巨细都对他说,我一般都会向他传递一些正面积极的信息,比如公司要上市啦,比如我明年的课时费有望增长,但是我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我会选择自行消化,如果实在消化不了我会找领导或者同事帮助,但我知道这些问题说出来无疑会增加父亲的焦虑,并且于事无补。

还比如现在的网络时代对于老人来说就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很多事物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当他们表示出好奇的时候一定不要用“这么简单的东西你都不知道吗”这样的话来打击他们,你可以说“其实现在科技发展太快了,别说你们了,有些连我们自己都还懵着呢”,然后再慢慢用他们能懂的语言告诉他们,这样一来,父母心中就会感到宽慰许多。

人说家有老人是个宝,能有老人在我们耳边叨叨,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作者:赵晓璃, 会计培训师、专栏作者、瑜伽爱好者。自媒体微信公众号“璃语”(crystal_words)

—END—

不要因为这部电影,认为不越雷池半步才是正道。如果这样的话,建议你去看看电影《浓情巧克力》。如上所述,但凡有能力去改变的人,最好还是去试它一试。千万别以为循规蹈矩一点,“现实一点”,你就会承受地土,得到这个世界。改变是一种冒险,可是将你绑在火刑柱上烧死的时代过去了,如同Outlier一书所示的那样,而今真正改变世界的人,真正的成功者,并非那处在常态分布内的灰色大多数,而是那一个个不愿意默默地、绝望地生活着,而纵身一跳,站到桌子上头,去另眼看世界的人。前几天和一个刚从美国回来,在美国读了两个硕士,本科是北大的朋友聊过,我问她:中国的教育和美国的教育有什么不同?她说中国的教育只强调技能和知识的传授,而美国的教育却更加注重培养学生的心理,交际等等综合能力,从很早的时候就强调学生要有一个自己明确的发展方向,确定自己应该往哪方面努力。这就造成了这样一种情况:美国的大学生,不管学习成绩好坏,毕业之后大都明确自己的人生目标,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能做什么。而中国的学生呢?大学的专业都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毕业之后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自己的人生发展方向是怎样的,职业计划是怎样的。等找了一些工作,跳过几次槽,碰过若干次壁之后,才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已经快30了。年轻的时候,那么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个值得怀疑、值得信服的答案,然后我就一路走到黑,一路走到死。后来发现这种答案并不真的存在。你必须真的疼了,才知道那叫做伤;你必须真的感觉到痛了,才明白那也许就是生活。没人可以真的指导别人的一生。所有的人生导师都是鬼扯。可谁都知道这不切合实际。我们也需要什么人去告诉我眼前卷子的答案,告诉我怎么对付教育部出的那些让人抓狂的作文题,告诉我如何对付英语卷子上永无止境的blank,告诉我怎么从那么多人中拿到一张录取通知书。我身后是家长殷殷期待的目光,是老师孜孜不倦地训诫,是学校紧紧追逐的升学率。我不否认学历跟能力关联度几乎为零,但至少这条不折腾自己的路比较短,我不用七拐八绕才能获得那所谓的一席之地和小小的尊严。这个世界如此艰难,要不非常坚强,要不非常麻木,不然是活不下去的。Keating教给他们敏锐,他们却没学到坚强,所以尼尔最终死在了舞台之下的冰雪之中。如果老师不曾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诗意,什么是真正的热爱,或者尼尔能活下去,即使做着不怎么喜欢的事,像棋子一样度过一生——甚至未必不幸福,因为幸福不止一种形状。现实,这个词太沉重太残忍.基汀的到来就像一缕温暖的思想的光芒,照亮了每个生活在坚硬寒冷的现实中的人们的心。片子的最后毫无抵抗之力的学生们终于妥协了,他们不得不为了自己的以后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前途着想。现实的力量压迫住他们的身体,限制住他们的自由,甚至牺牲了一些人的生命...但是,现实却永远无法禁锢住他们向往真理的灵魂。浪漫主义诗人的一生大都充满了坎坷和磨难,在这个世界上,一个浪漫主义者往往成就的是一场悲剧.但是,就像基汀说的那样,选择和别人不一样的路走的人,虽然会感觉孤独甚至会招致歧视,但并不意味着那就是过错——相反,一个真正的英雄往往会选择一条很少人会走的路。“你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晓得你在说什麽。所以问你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中的粗浅论调,有关米开朗基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满腔政治热情,与教皇相交莫逆,耽于性爱,你对他很清楚吧?但你连西斯汀教堂的气味也不知道吧?你没试过站在那儿,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画吧?肯定未见过吧?如果我问关于女人的事,你大可以向我如数家珍,你可能上过几次床,但你没法说出在女人身旁醒来时,那份内心真正的喜悦。你年轻彪悍,我如果和你谈论战争,你会向我大抛莎士比亚,朗诵“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未亲临战阵,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向你求助。我问你何为爱情,你可能只会吟风弄月,但你未试过全情投入真心倾倒,四目交投时彼此了解对方的心,好比上帝安排天使下凡只献给你,把你从地狱深渊拯救出来,对她百般关怀的感受你也从未试过,你从未试过对她的情深款款矢志厮守,明知她患了绝症也再所不惜,你从未尝试过痛失挚爱的感受.....”年少的我们更应该听到的是这样的一段来自心灵捕手的话语。▼

| 我们在这里 |

少 年  |  陪 你 说 一 世 晚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