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36 一生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6/19 20:30

「晚安少年,每日一言」

 — 长按不要因为这部电影,认为不越雷池半步才是正道。如果这样的话,建议你去看看电影《浓情巧克力》。如上所述,但凡有能力去改变的人,最好还是去试它一试。千万别以为循规蹈矩一点,“现实一点”,你就会承受地土,得到这个世界。改变是一种冒险,可是将你绑在火刑柱上烧死的时代过去了,如同Outlier一书所示的那样,而今真正改变世界的人,真正的成功者,并非那处在常态分布内的灰色大多数,而是那一个个不愿意默默地、绝望地生活着,而纵身一跳,站到桌子上头,去另眼看世界的人。前几天和一个刚从美国回来,在美国读了两个硕士,本科是北大的朋友聊过,我问她:中国的教育和美国的教育有什么不同?她说中国的教育只强调技能和知识的传授,而美国的教育却更加注重培养学生的心理,交际等等综合能力,从很早的时候就强调学生要有一个自己明确的发展方向,确定自己应该往哪方面努力。这就造成了这样一种情况:美国的大学生,不管学习成绩好坏,毕业之后大都明确自己的人生目标,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能做什么。而中国的学生呢?大学的专业都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毕业之后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自己的人生发展方向是怎样的,职业计划是怎样的。等找了一些工作,跳过几次槽,碰过若干次壁之后,才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已经快30了。年轻的时候,那么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个值得怀疑、值得信服的答案,然后我就一路走到黑,一路走到死。后来发现这种答案并不真的存在。你必须真的疼了,才知道那叫做伤;你必须真的感觉到痛了,才明白那也许就是生活。没人可以真的指导别人的一生。所有的人生导师都是鬼扯。可谁都知道这不切合实际。我们也需要什么人去告诉我眼前卷子的答案,告诉我怎么对付教育部出的那些让人抓狂的作文题,告诉我如何对付英语卷子上永无止境的blank,告诉我怎么从那么多人中拿到一张录取通知书。我身后是家长殷殷期待的目光,是老师孜孜不倦地训诫,是学校紧紧追逐的升学率。我不否认学历跟能力关联度几乎为零,但至少这条不折腾自己的路比较短,我不用七拐八绕才能获得那所谓的一席之地和小小的尊严。这个世界如此艰难,要不非常坚强,要不非常麻木,不然是活不下去的。Keating教给他们敏锐,他们却没学到坚强,所以尼尔最终死在了舞台之下的冰雪之中。如果老师不曾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诗意,什么是真正的热爱,或者尼尔能活下去,即使做着不怎么喜欢的事,像棋子一样度过一生——甚至未必不幸福,因为幸福不止一种形状。现实,这个词太沉重太残忍.基汀的到来就像一缕温暖的思想的光芒,照亮了每个生活在坚硬寒冷的现实中的人们的心。片子的最后毫无抵抗之力的学生们终于妥协了,他们不得不为了自己的以后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前途着想。现实的力量压迫住他们的身体,限制住他们的自由,甚至牺牲了一些人的生命...但是,现实却永远无法禁锢住他们向往真理的灵魂。浪漫主义诗人的一生大都充满了坎坷和磨难,在这个世界上,一个浪漫主义者往往成就的是一场悲剧.但是,就像基汀说的那样,选择和别人不一样的路走的人,虽然会感觉孤独甚至会招致歧视,但并不意味着那就是过错——相反,一个真正的英雄往往会选择一条很少人会走的路。“你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晓得你在说什麽。所以问你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中的粗浅论调,有关米开朗基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满腔政治热情,与教皇相交莫逆,耽于性爱,你对他很清楚吧?但你连西斯汀教堂的气味也不知道吧?你没试过站在那儿,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画吧?肯定未见过吧?如果我问关于女人的事,你大可以向我如数家珍,你可能上过几次床,但你没法说出在女人身旁醒来时,那份内心真正的喜悦。你年轻彪悍,我如果和你谈论战争,你会向我大抛莎士比亚,朗诵“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未亲临战阵,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向你求助。我问你何为爱情,你可能只会吟风弄月,但你未试过全情投入真心倾倒,四目交投时彼此了解对方的心,好比上帝安排天使下凡只献给你,把你从地狱深渊拯救出来,对她百般关怀的感受你也从未试过,你从未试过对她的情深款款矢志厮守,明知她患了绝症也再所不惜,你从未尝试过痛失挚爱的感受......”年少的我们更应该听到的是这样的一段来自心灵捕手的话语。 上方图片可保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