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着狼性的熊猫,它叫阿宝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6/19 20:08

2016年的电影春节档看起来可谓是繁荣似锦、花团锦簇——既有华语票房唯一尚存的票房保障“周星驰”所打造的大制作影片《美人鱼》担纲领衔;又有久未露面的本山大叔携手一众明星齐聚大荧幕,共祝《过年好》;加上港产原创贺岁大IP《澳门风云》第3部的如期而至和希望借助儿童片来撬动合家欢聚社交行为的《年兽大作战》出山搅局,使得时下的春节档还真是为广大不明就里的观众出了一道小小的难题。为“一家老小走进电影院,究竟该看什么放弃什么”而纠结的人,也许是希望能一品自己儿时的喜剧偶像走心熬制的浓香鸡汤的,但是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威逼利诱下,大家确实又不得不在温馨团聚和萌物争宠间做出怎样都会委屈自己的两难抉择。 

而人总是聪明的。有了纠结,便一定会有市场。确实,就有这样一部电影,是瞅准了焦灼战局下的多难选择而趁火捞金的。早先于1月29日,这部由梦工厂所捏造出的中国风ip《功夫熊猫》第3部,便以一副超然世外的姿态呆萌上映。而后,凭借着精良的制作与尚佳的口碑,影片又顺理成章的在春节档中拿到了相当不错的排片份额。同样是1月中下旬的动画电影,《熊出没之熊心归来》这部国产片就明显野心不足了。本着“做错要承认,挨打要站稳”的一番赤诚,这部影片早于16号就出闸卸货,而结果也正如他们所预期的——春节尚未开始,征程已近尾声。 

不得不说的是,《功夫熊猫3》的野心是充满智慧的。正如老话所言,打铁先须自身硬。而浑身毛绒软绵的熊猫阿宝,其实只是一个卡通化了的伊森·亨特,倚仗着好莱坞成熟电影产业的整体实力,一脚一脚揣在了华语观众的脸上,并且让人还开怀大笑着期待着它的下次到来。精美的人物设定、流畅的情节推进、震撼的特效制作以及精准拿捏的老少通吃包袱笑料,使得影片在播放的时候,必定会在放映厅里赚得来自不同年龄人群的欢乐笑声。倘若严苛对待,《功夫熊猫》系列的作品都本着一个“我可以轻松干掉你,但我就是喜欢现在输给你,再由一个二得让人喜欢的胖家伙为我报仇”的本就自相矛盾的故事线在制造冲突与解决冲突。但是,对于这些被东方文化的神秘与博大吸引来的西方痴迷者与追逐者(淘金者),他们也许分不清太极图与卍字符的区别,也会在飞檐斗拱和徽派建筑中摸不清门路,但他们却清楚的知道电影是什么,电影观众需要什么。《功夫熊猫》系列,一方面向我们展示了好莱坞对于东方文化的理解,但是却不会引来我们对于究竟是佛是道的指摘和诟病,令我们无视掉warrior和master与武侠精神和江湖道义的殊途殊归。因此,就观众而言,也确实不得不认同这就是某种发达电影产业的再次获胜了。

 

早先在对华为的某部门团建活动做咨询时,提到过通过桌游“狼人杀”来增进每个人对于角色的代入感。这个游戏中的“狼性”,最终都将归结为立场与目的的佐证与相斥当中。所谓“成立”和“矛盾”,只不过是当你拿到狼人时,是站在狼人还是预言家的角度来论述你是一个好人这件事的。而狼性的最终结果,要么是活到最后,给出致命一击,赢得胜利;要么是被智慧的好人察觉,团结抵抗,淘汰出局。如此看来,《功夫熊猫》可以说已经具备了笑到最后的呆萌狼所应有的全部要素。它敢于大胆自创东方文化的IP,并凭此来赚取华语票房的利润,正因他从未隐藏自己的身份出身。送给你想要的,拿走我应得的,分分清楚,聊聊干净,活到最后,满载而归。当时在《大圣归来》的时候,大家都在探讨我们该如何保护、开发、弘扬我们的民族IP,当所有人都站在了文化的高度,以一个电影作为宣泄出口来谈论文化的时候,那这场论战就已经注定了无疾而终的结局。如果我们都能够回到一个制作好电影,谈论好电影,观赏好电影的层面,褪去一些说教与教导,就像阿宝那样,是不是至少能够更加专注于我们本应做好的事情了呢?

 

在一篇冯小刚导演的专题报道中,看到了关于他拍摄《1942》时的描述。呕心打造的《1942》,最终却在面对票房时感受到了市场喜好的“恶意”;只是为了赚钱做了《私人定制》,却好歹算是补上了亏欠华谊的情分。也许这就是一个时代的烙印吧,第五代导演在度过了先锋派创作尝试后,不约而同的都走上了“警世”的不归路——时代矛盾、文化矛盾、感情矛盾等等问题的个人观点强势输出,成为了他们所希望通过电影传递的核心内容。而结果往往伴随着狼性基因的不足,败于票房。当然,还有一些人在骂审查,骂主流舆论,骂自由,骂人权,这个事,见仁见智。 

六代的贾樟柯注定也必将是这条路上的继承者,但同娄烨一样,他们抓到的牌就是“平民”,对于票房的胜负也许早就看淡看空,也或许是发觉自己如果成为了有票房的导演会对不起自己的才华,所以他们打定了主意,当定票房混子只做自己的“艺术”。相较管虎和陆川的矫情还矫情不到点上,宁浩算是令人欣喜的狼性希望了,莫非是因为他长得和阿宝有几分神似?

 

其实,市场的繁荣也许可以是一时兴起的潮流变迁,但产业的发展却只能是技术革新的推动和耐心打磨的创造。华语电影人能否在钞票与鲜花中拨开面纱找回初心,需要经历怎样的遭遇方能找回电影的狼性态度,也许是需要我们一起来承担与见证的。当下一次,熊猫阿宝再次伸出飞腿踹向我们的时候,华语电影中何人会站出来笑面应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