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接力】弟弟辍学打工筹钱,妻子无助多方求援,肾病男子只有一个心愿:我想活着!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11/23 09:26

点击“凉山日报微报”关注我哦

31岁的孙长生家住西昌市开元乡甘洛村9组,本是家里的顶梁柱,却因为一场疾病,举债累累,家徒四壁。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孙长生查出身患多囊肾遗传性肾病的前后,他的父亲和妹妹也因为身患绝症离开了人世,这一个个人生的重大打击让孙长生贫病交加,心力憔悴。望着一对尚还年幼的儿子,年迈的母亲,辛苦的妻子,孙长生那个恐怕已无法实现的梦想却还在心里跳跃:我想在家门外空旷的草地上修一个大房子!

面对死神的威胁,孙长生内心对生的希望依然很坚定:他想活着,他要活着,活着就有希望,活着才有希望!

“前年父亲得了癌症去世了,去年妹妹因为肾衰竭也离开了我们,今天轮到了我,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亲戚朋友该借的都借完了,欠下几十万,现在身上只有几百块钱,也不知道眼下怎么办。”

近日,本报新闻热线接到西昌市开元乡甘洛村9组村民王敏打来的求助电话,称自己31岁的丈夫孙长生身患多囊肾遗传性肾病,现在已经由肾功能不全尿毒症演变为肾功能衰竭,为了给他治病,家中早已负债累累。目前孙长生在凉山州第二人民医院做血液透析,每天需要支付上千元的医疗费,家里实在无法承受。

       

身患家族遗传性疾病  / 求医之路漫长又艰辛

今年31岁的孙长生是西昌市开元乡甘洛村9组人,家中有年近六旬的老母亲和两个不到5岁的儿子,平日里就靠打工和农作来养活一家老小。据其妻王敏介绍,孙长生的病情是2015年2月份发现的,在他没生病之前,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农忙靠他出力,农闲时就外出打工挣钱,但自从生病后就完全失去了劳动能力。同时,受病魔摧残,孙长生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原本体格健硕、体重170多斤,现在身体消瘦,只有110斤了。

2月22日,记者来到孙长生家中,采访过程中,需要以血液透析来维持生命的他,恹恹地坐在家里的火塘边,脸色苍白,显得很无力,手指和脸部还时不时地颤抖。

2014年2月的一天,孙长生感觉腰疼,便到州一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让全家人大吃一惊,孙长生患有多囊肾,还有肾衰竭的可能,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医生告诉他们多囊肾是一种遗传性肾病,无法根治,只能保守治疗,晚期还可能导致肾衰竭。

面对高昂的医药费和窘迫的现实,身体越发虚弱的孙长生被送往成都华西医院,在治疗期间,孙长生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由于病情危重,同年4月,亲戚朋友凑了些钱,孙长生转到北京华大肾安医院。

在北京,医生还是采用中医外敷内用的办法,进行保守治疗,每天花费都是2000多元以上。但病情的不断恶化,高昂的医药费让孙长生一家犯了难。

病来如山倒,无助的孙长生只能躲在角落里哭泣,“我怕家人发现,让他们伤心,为我难过,只敢偷偷地哭。”

31岁的孙长生病情再次恶化,这对于一家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没有钱,也做不了手术,到了北京一周,花了四万多。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肾源,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了。”王敏说,从北京回来后,孙长生的病情不但没有缓解,还被诊断为肾功能衰竭,必须每星期做两次血液透析。医生建议,尽快找到合适的肾源,进行换肾。

△濒临绝望的一家人

祸不单行  / 父亲、妹妹相继离世

孙长生是个苦命人。去年,他被确诊为肾衰竭,2014年,父亲因肝癌去世。2015年,妹妹因家庭不和导致离婚,赔了8万块钱。妹妹离婚后,被诊断出患有肾衰竭晚期,才刚刚26岁的她深受病魔的摧残。

“老天爷,求求你,放过我吧!”这是妹妹临走前一天发的朋友圈,孙长生告诉记者,妹妹的意外去世,让他无力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备受病魔和心魔的煎熬。

“我怎么就得了这样的病呢,我只希望我的家人平平安安。”承受着失去父亲和妹妹的痛苦,照顾着年老多病的母亲,抚养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孙长生四处借钱,用药物维持自己的生命。现在的他,身体已不允许他继续干活, 面对这个艰难度日的家庭,他竟无言以对。

△一贫如洗的家

△一贫如洗的家

△一贫如洗的家

家徒四壁 举债累累  / 四处求医 生活捉襟见肘

孙长生一家生活并不宽裕,住的是篾笆土房,家里只有三亩山地。在山地上种些玉米、蔬菜,每年的收入也就几千块钱,没有其他收入。这几年,光是父亲、妹妹的治病钱就花费了几十万。现在孙长生有重病在身,隔三差五就要到医院做血液透析,却再也找不到借钱的地方了。

孙长生家的土房破旧不堪,记者看到,偌大的房子里空空如也,摇摇欲坠,屋内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孙长生说,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在家门外空旷的草坪上修一个大房子,“但是,命运如此捉弄人,这个梦想恐怕再也实现不了了。”

兄弟情深  / 弟弟辍学打工筹钱救命

孙长生还有一个24岁的弟弟,去年刚刚高中毕业,为给大哥治病,他辍学外出打工了,毅然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肾脏病人的经济压力、生活压力、心理压力等各方面都非常大。”凉山州第二人民医院肾内科医生刘志康介绍,孙长生属于年轻病人,但他的病情已经到了最严重的尿毒症期,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肾源进行换肾,病人只能通过做血液透析维持生命。

“已经病成这样了,只有治,我不想死,想活着,我还要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健康。”孙长发看着3岁的小儿子天真的笑脸难过地说到。

如您想献出爱心,请拨打 电话:18882080865

文/图 凉山城市新报记者 王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