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改革:防范风险下促创新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1/19 19:38

细数今年两会上被代表委员提及的热门,“金融监管改革”名列前茅。

细读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发现,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将“加快改革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制,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实现金融风险监管全覆盖”,放在了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首位。这也能很好解释为什么“金融监管改革”这一话题会如此之热,监管改革已箭在弦上。

早在今年2月,全国政协副主席、央行行长周小川就曾在记者会上表示,2015年金融市场的动荡让我们对金融监管有一些反思,也有做出改变调整的压力。随着金融创新、机构综合经营的不断推进,要使金融监管体系运作更加规范和高效,预防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框架尤为重要。

一行三会怎么改?

“请问您认为‘一行三会’会合并吗?监管体制要怎么改呢?”这大概是在两会期间身处经济、金融领域的代表、委员最常听到的媒体提问之一,各位大佬相继发声。

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易纲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金融监管体制还在研究制定的过程中。“我觉得现在还是广泛听取意见的阶段。讲实话我现在不知道哪种方案的可能性会比较大,有很多国外的经验我们都可以借鉴。”

易纲认为,新的监管框架一方面要考虑应对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中是否能坚强有力,形成协调,能尽快作出决定来。另外一方面还要考虑到监管的成本,考虑到信息的集中,还要设计出一套好的激励机制,让监管的成本、责任、信息都达到一个合理的分配。此外,新的监管体系还需要考虑与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世界金融界以及新型金融产品相融合。

同一日,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也回应,设立“超级金融监管机构”只是其中一个方案,还存在其他方案,相关部门仍在研究之中。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告诉记者:“一合了之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吴晓灵认为,金融市场还是应坚持分业监管,重新组建一个“超级机构”会降低运行效率,进而使监管功能无法充分发挥。

“不管怎么设计体制,对监管机构的功能要分清楚。”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认为,今天这样一个状态下,监管的理念、架构、方式方法都要发生变化。金融领域所有问题都是系统的问题,大金融协调监管改革,关键是统一思想,不能一蹴而就,在监管流程上,各个范围都必须有个穿透。

除了监管层,其他经济界别的政协委员也都在两会期间各抒己见。

对于是否成立一个超级监管机构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对记者表示:“不应该突出哪一个机构的地位,我认为最理想的方式是,成立一个具有高度权威性的、统一的监管机构。实际上十几年前我就提出过类似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董事长吴焰在谈到去年资本市场的波动时,坦言作为市场的参与者感触颇深:“信息指导的多元性让参与者不知所从。不同的信息来自于不同的监管机构,再靠一家机构去整合信息,从时间效率和金融资源调配的效能来讲就打了折扣。”他也建议以提高统筹监管能力和全面风险管控能力为方向,以“一行一委”的模式,加快构建综合金融运行和监管体制。

今年,政协委员的提案中也有不少涉及到金融监管改革。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对记者表示:“我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快推进监管变革的建议》的提案。”他也建议尽快组建国家金融监管总局。不过,迟福林还强调,整合三会职能不只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重新整合三会职能,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使审批权和监管权相分离。

同样,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副总经理谢卫也提交了《关于改进现有金融监管功能的建议》的提案,与迟福林和吴焰观点不同的是,谢卫认为,即使成立了超级央行,其与财政部、发改委之间的监管架构安排又会成为一个新的问题。

不过,无论将来监管呈什么形状,一定都是进步的形态。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工行原行长杨凯生说:“世界上没有一个统一的、大家都认为是好的监管模式。我们可以静候新的监管方法出来,相信这个方法一定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更加适合我国金融市场化需要的,是更具有中国特色的一种监管模式。” 

防风险亦要给创新留空间

在两会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弹性”、“韧性”、“试错空间”是代表、委员在谈及金融监管改革时不约而同强调的几个词。

在两会期间经济界别政协委员小组会议中,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发言明确指出:“金融监管要给创新留有试错的韧性空间。”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周晓强从互联网金融创新方面分析了金融监管的容忍度。他表示,前两次人代会,讨论比较多的是要积极支持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但去年以来,互联网金融出了很多问题。“这确实反映监管还需加强,所以今年的提法是规范互联网金融。但是规范不等于限制。”周晓强说。

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也用互联网金融为例,向记者解释了他的看法,他认为e租宝事件给出了这样一个不良的案例,以案例提供的方方面面的教训和经验的总结,应该可以运用到形成互联网金融的指导和规范上去。但不能因此也只强调在规范中发展,因为还要创新,还有开拓和探索,应该在大的原则下有一定发展的弹性空间,要根据经验适当容忍试错带来的风险。“再往后到底会怎么发展,谁都无法预测。所以我强调给出一个试错的弹性空间很有必要。”贾康说。 

同样,吴晓灵也表示,改革金融监管框架的前提是要厘清监管理念,要明确发展是市场主体的责任,创新和发展是市场主体赖以生存的基础,而监管的责任是保证其发展和创新不损害消费者利益。

“为新型的金融活动提供更好的空间,在提供空间的同时要有更好的监管,这样使金融结构的发展更加适应经济结构性调整,以便更好地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周小川辩证的阐述了监管与创新的关系。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作者|李林鸾

本期执行主编|苏竞翔 责任编辑|贾泽娟 制作|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