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盗梦与醒梦—《盗梦空间》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1/19 20:03

人生如梦,梦如戏

电影《盗梦空间》反映的是在未来的一个年代,人类对梦境的研究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以至于能以商业模式大规模推广。这其中便出现了一些技术上的顶尖人物,他们专门在别人梦里盗取秘密。片中主人公就是这么一个专业的“盗梦”小偷,在一次盗梦中,他受雇设计了两层梦去偷一个人的商业秘密,岂料对方是个经过专业训练的做梦老手,盗梦不成,反被对方逮住,并要挟他为自己服务。

新的任务是要给雇主的商业竞争对手心里植入一个念头,让竞争对手自己解散公司。鉴于对方也是一个经过反盗梦训练的人,为了达成目标,主人公找了新的造梦师设计了一个三层梦境。历经困难之后,任务完成,主角终于可以回家了,这也是他与雇主达成的交易条件。

电影在展开主情节的同时,另一个情节也在逐渐展开,解释了主人公为什么有家不能回。原来主人公和自己的妻子均是造梦大师,他们耽溺于自己创造的梦境,在梦中的世界过了近五十年。妻子在梦境中流连忘返,不愿离去。主人公为了唤回妻子重回现实世界,在她心里植入了一个念头,即她生活的世界不是真实的,然后他们一起以自杀的方式从梦中醒来。但随之而来的麻烦是,妻子心中的那个想法清除不掉了,她认为现实世界也是不真实的,于是就约丈夫一起自杀,摆脱这个梦境,回到她心中的真实世界。为了迫使丈夫就范,她安排了相关的法律文书,让警方相信是丈夫杀了她。主人公无法阻止妻子的自杀,只好开始了逃亡,有家不能回。

六道轮回,大梦一场

庄子梦到自己是只蝴蝶,栩栩如生。醒来后,他就迷惑了:“是庄周梦见自己变成蝴蝶,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庄周,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呢?”这个故事意味深长,其中所蕴含的空灵意境和人生的荒诞感,成为中华文化中的一个重要标的。

佛典里常常用梦来比喻世间万法:“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生灭心产生的都是有为法,有为法都如同做梦,没有一样是真实的。无论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本质上没有差别,都是虚妄的。我们这一生,无论富贵贫贱,寿命长短,本质上没有差别,都是无明大梦。

在中国传统的文化体系里,以梦境昭示人生真相的案例很多。《盗梦空间》只设置四重梦境,便已光怪陆离。而《列子》“梦分人鹿”所展示的十重梦境,更是莫测难辨了。

《列子》“梦分人鹿”章载:郑国有一樵夫在山野砍柴,遇到一只受惊的鹿,迎头将鹿打死,怕别人瞧见,赶紧把死鹿藏到干涸的水沟,盖上柴草,甚为高兴。不一会儿他就忘记了藏鹿旳地点,以为是梦(以蕉覆鹿,为第一重梦),顺路边走边喃喃自语述说这件事。旁边有一个人听到樵夫说的话,按照他讲述的信息找到了死鹿(闻言取鹿,为第二重梦)。回到家里,他告诉妻子说:“刚才樵夫梦中打死一只鹿却忘记藏鹿的地方,现在我得到了鹿,他果真是做了一个真梦呀!”(归告妻子,为第三重梦)。妻子说:“是你梦见樵夫得到一只鹿吧?难道真有那个樵夫吗?现在你真的得到鹿,恐怕是你真的在做梦吧?”(疑夫梦鹿,为第四重梦)。丈夫说:“反正我得到了这只鹿,还管什么是他做梦还是我做梦呢?”(彼梦我梦,同归一鹿,为第五重梦)。樵夫回到家里,不甘心失掉这只鹿,夜里真的又梦见他藏鹿的地方,还梦见拿走鹿的人。第二天清早,樵夫就根据他梦中的线索找到了那个人,于是两个人为争鹿起诉,闹到法官那里(据梦争讼,为第六重梦)。法官对樵夫说:“你当初真的得到鹿,又妄做梦;真的梦见鹿,又妄说是事实。他真的拿走你的鹿,而又与你争鹿。他的妻子又说是梦中认取了别人的鹿。由此可见,没有谁真正得到过鹿,现在真的有了这只鹿,就两家平分吧。”(法官分鹿,为第七重梦)这个案子上报给郑国的国君,国君说:“哈哈,法官大概是在做梦给别人分鹿吧?”(郑君质疑,为第八重梦)。于是国君又去问国相,国相说:“梦与不梦,我也无法辨别。(国相莫辨,为第九重梦)。想辨别是醒是梦,只有黄帝与孔子。(遐思古圣,为第十重梦)如今没有黄帝与孔子,谁还能辨别得清楚呢?姑且按照法官的判决就行了。”此章梦有十重,六个人物交织,同分妄见与别业妄见互渗,颠倒昏沉,无由究诘真相。

梦里不知身是客

梦境的一层一层深入,就像我们在一个接一个地做着人生大梦,梦越做越多,越做越深,刹那清醒,随即深陷迷惘。只要没有大的力量让你彻底穿越,彻底醒来,大多数人会越陷越深,终不能自拔。

轮回大梦不断变换场景,六道沉沦,今天是人,明天可能是旁生,后天可能会是地狱。善业修的多,可能梦境好一点,我们会在梦中成为天人,恶事做的多,恐怕即将面临的只有地狱的烈火了。“三界之中,无非牢狱。暂时快乐,终归无常。”(蕅益大师语)轮回如火宅,不管是天人还是地狱,终究充满痛苦。而且在梦境里待的时间长了,人会颠倒,会混淆梦幻和现实,会因为恶业的累加而永远失去真正醒来的机会。就像片中所说,麻醉剂如果注射多了,一旦在梦中沉沦或死亡,就永远深陷梦境的深层边缘无法自拔,永远醒不过来。

在电影中,对所有的造梦、盗梦者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被自己制造的梦境迷惑,要了知自己是在梦境中这一个基本事实,否则就会像主人公的妻子梅尔或者那个富甲天下的雇主齐藤一样,迷失在意识的边缘无法回来。如何辨别自己是否在梦里,电影中有一个重要的“技术”手段,就是每个进入梦境的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图腾,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图腾在现实生活中的运行规律。比如,电影主人公的图腾便是一个旋转的陀螺,在现实世界,因为重力与摩擦力的原因,它旋转,然后倒下,而在梦中世界,它就会永远那样旋转下去。用片中人物的语言来说,“这样辨别梦境和现实好优雅”。

对于我们这些迷失在六道轮回大梦中的众生,怎样才能体认这个世界如梦似幻的本质呢?《列子》“梦分人鹿”章感叹:如今没有黄帝与孔子,谁还能辨得清楚呢?

佛陀悲心一片,为了唤醒我们这些在轮回大梦中苦苦挣扎的梦中人,示现八相成道,于娑婆世界殷勤说法四十九年,无非是要我们觉悟、了达一切法,包括心法、色法、有为法、无为法,凡夫法、圣人法等等。缘起无自性,一切法如梦、如幻、如响。

人在梦中,把梦中一切情景当作真实;从梦中觉醒,方知梦就是自己心识所变现的虚幻境界,于是自叹自笑。我们在三界中轮回不休的情景,也是这样。我们因欲望烦恼入轮回大梦,把虚幻的五欲六尘境界当作真实境界,处处贪恋执著。等到有一天,我们修道成就,看破了这个世界的虚幻不实时,也会自叹自笑的吧。

声声唤醒梦中人

电影中药剂师和男主角有两句对话,“不可能,这种多层梦境太不稳定了。”“有可能,只需要加强镇定剂。”这两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就是,大剂量的镇定剂保持了梦境的稳定,让我们难以觉察到梦境的虚幻不实。那么让我们沉迷在轮回大梦中的镇定剂是什么呢?这个镇定剂,就是执著,所谓“我法二执”。是因为我们对这两样东西的执著,让我们待在梦里,完全遵循梦境中的规则,保持梦境的稳定。

所以说,要想从梦中醒来,最大的障碍来自于做梦者本人。主人公的妻子把那个能提醒她身处梦境的图腾锁入保险箱中,就是一个强烈的象征。

电影中有一个场景,十多个老人在技术手段的辅助下分享着梦境,负责这项服务的工作人员,用饱经沧桑的腔调说:“梦境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现实世界,谁说现实不是梦境呢?”

这就是所谓的“梦里不知身是客”,要想让沉迷于梦境中的人醒来,只有清醒地意识到梦境虚幻本质的人才能做到。正如电影中的主人公,他是所有造梦者、入梦者、盗梦者中的佼佼者,无论身处哪一层梦境,他都能清楚了知,并且努力将所有迷失于梦境中的人带回现实世界。因为在他的心中,有一个更为迫切的目标,就是回家。“我只是想要回家,这是我唯一关心的事情。”“我必须回家——真正的家。”

六道轮回,一场大梦,佛法修行的契入点就在此处——醒梦!

来源:《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