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周总理逝世39周年|最后600天珍贵照片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8/03 05:00

50多年革命生涯,26年总理任期,他理想坚定,高风亮节,功勋卓著,虚怀若谷;他是人民的“总服务员”,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临终前,他要求把骨灰撒到江河大地去做肥料,“死后也要为人民服务。”1976年的今天,周恩来逝世。

今天,周恩来总理逝世39周年纪念日。我们整理了一组图片,还原他生命的最后时光。音容宛在,丰碑永驻!

身体发生了变化,仍然没有停下工作

1972年4月6日,周恩来陪同马耳他代表团去南京访问。疲惫不堪的周恩来在孩子们中间都失去了笑容,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一个多月后,他被确诊为膀胱癌。

工作三十多个小时后,在卫生间里睡着了

1973年夏,周恩来陪同毛泽东在中南海书房会见越南客人。在此之前,极度疲劳的周恩来在工作了三十多个小时后,马上就要会见越南客人前,竟然在卫生间里睡着了。

那是6月初的一天,外事活动安排在半夜两点。秘书打完电话回来,就见客厅里人来人往的,大家都很着急地在找总理。纪东一惊,这怎么可能呢,刚才还说去刮胡子,怎么会“失踪”了?大家这才想起来去卫生间里寻找。

门推开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怔住了,天哪!周总理真的就在卫生间!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刮胡子洗漱了,而是左手拿着毛巾,右手握着沾有肥皂沫和胡子茬的刮脸刀,歪着身子,倚在镜子前睡着了……此时周恩来已经不分白天黑夜工作了30多个小时。

抱病到上海,情感更加细腻深邃

1973年9月18日上午,周恩来坐着游轮来到黄浦江上。上海,对于周恩来是多么的熟悉与亲切,这里有他战斗的足迹,有他难忘的岁月。他领导过两次工人武装起义,领导过党中央上海机关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工作。这次抱病到上海,他的情感自然会更加细腻且深邃。

最后一次念政府工作报告

1975年1月13日,周恩来在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最后一次念政府工作报告。

做鞋的老师傅接过尺寸,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

1975年4月19日,朝鲜主席金日成应邀来华访问。周恩来准备在医院会见他。这时距离周恩来做结肠癌手术才第24天,当时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双脚浮肿得很厉害,原有的皮鞋和布鞋都穿不下。大家只好赶紧再做一双布鞋。做鞋的老师傅对周恩来的尺寸非常清楚。当他接过尺寸与旧布鞋,一下子就明白周总理病重了,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

从不要人搀扶的总理,已不能独自走完这几米

1975年9月7日上午,周恩来不顾病情的严重恶化和医护人员的一再劝阻,坚持在305医院会见了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那天,从不要人搀扶的总理,哪怕是大手术之后,身体还未复原,也要坚持自己走上前和外宾握手,而这次他已不能独自走完这段只有几米长的距离。会见时,周恩来坦然而又自然地告诉客人:马克思的“请帖”,我已经收到了。这没有什么,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

三小时,两小时,后来连一小时也无法坚持了

上图是周恩来日常使用的餐具。

自周恩来病重后,特别是1975年下半年卧床后,叶剑英基本上是天天来。特别是在处理重大问题的前后,必要来请示汇报。开始,他常常与周恩来一谈就是三个小时。慢慢地周恩来声音越来越微弱,谈话减到了两小时。再后来,叶剑英越坐越贴近周恩来,谈话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连一个小时也无法坚持了。最后只有数语,一声招呼了……终于,周恩来难以再说出声了。这时,叶剑英仍然坚持天天来,来了就紧贴周恩来坐下,轻轻握住周恩来的手,他们一句话不说,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那种无声胜有声的心灵慰藉,那个相知无语的苦情晚景,那份依依不舍的战友深情,谁见了都忍受不住要落泪!

革命伴侣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1976年1月5日凌晨,医务人员为生命垂危的周恩来做了最后一次手术,即在左下腹部开一个口子,以解决大便不通问题,将肠道里的“残渣余孽”尽量清除出去,但这个手术对于病情没有任何帮助,只是暂时缓解了一些痛苦。

1月7日,周恩来病情继续恶化,气息已变得十分微弱,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深夜11时,弥留中的周恩来从昏迷中苏醒。他微睁双眼,认出守在他身边的吴阶平大夫,他用微弱的声音说了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们还是去照顾别的生病的同志,那里更需要你们……”这时他说话已经不很清楚了,但这句话大家还是听懂了。

周恩来说完这句话,却一直睁着眼睛,老是看门口方向。值班医生就问:总理啊,你有事吗,你还是找大姐?大姐已经走了。周恩来晃了晃脑袋,意思说没事,不找了。但他就这样睁着眼睛一直到晚上12点也不睡觉。结果这对经历了半个世纪风雨的革命伴侣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1976年1月8日上午9点57分,历经3年半患病的周恩来闭上了双眼,结束了将近600天困卧病榻的苦难岁月。周恩来的遗体告别室设在了北京医院太平间。

“我现在手里捧着周恩来同志的骨灰……”

1976年1月14日下午6时,吊唁活动结束。6时30分,邓颖超由赵炜搀扶着走进灵堂,她先带领大家向周总理三鞠躬,然后双手接过骨灰盒,面对众人,她深情地说:“我现在手里捧着周恩来同志的骨灰,向在场的所有同志表示感谢。”话音未落,全场失声痛哭。

十里长街送总理

1976年1月11日下午4时30分,灵车载着周总理的遗体前往八宝山火化。沿途马路两旁挤满了送行的人。“只见总理去,不见总理归。”长安街成了“泪飞顿作倾盆雨”的长街。

(图文摘自:《周恩来最后600天》.顾保孜/著 杜修贤/摄 .中国青年出版社 来源:新华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