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9件事,就知道《魔兽》幕后团队多努力了!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8/01 15:41

导演邓肯·琼斯在2009年以小制作科幻片《月球》开始崭露头角,并凭借2011年的《源代码》进军好莱坞。改编《魔兽》对他来说是导演工作的一步飞跃,不过对于这位雄心勃勃的导演来说也绝非意外。《魔兽》这部电影终今天终于上映了,以下是关于本片的拍摄和特效的一些事情。

改编,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时间暴雪娱乐与传奇影业于2006年首次宣布将魔兽游戏改编为真人电影。2009年山姆·雷米接下导演重任,不过后来因为与暴雪产生故事分歧而告吹(随即雷米导演了《魔境仙踪》)。导演乌维·鲍尔声称申请了这份工作,却被告知,“我们不会出售电影版权,特别是不会卖给你。”该片以ARRI Alexa XT摄影机,片门全开模式下的ARRIRAW格式拍摄《魔兽》是摄影指导西蒙·达根(《了不起的盖茨比》,《我,机器人》),这是用Open Gate模式下的ARRIRAW格式拍摄的首批影片之一。该相机的全3.4K感应区可以记录最高的分辨率,一直到4k,又或在这种情况下使得特效镜头的细节最大化。影片的98%是在温哥华拍摄的除了一个有景观和河流的外景地以及暴风城外部现场的部分,整个电影都是在一个摄影棚内拍摄。主要拍摄始于2014年初,时间为18周,涵盖了MammothStudios,BridgeStudios以及温哥华内及附近的外景地,2014年5月关机。美工设计师Gavin Bocquet建造了90套不同的现场因为故事范围太大,拍摄外景的想法很早就被驳回了。“我们所有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以摄影棚为中心的,这是从一开始的设计理念,”Bocquet说。“邓肯想创造所有的环境,建立力所能及的东西然后在用CG扩展...但仍保持现场真实可信,这样观众会相信我们是在外景地,而不是在创造一个幻想的世界。”在巨型蓝幕之前的森林充当了多个外景地建造艾尔文森林意味着首先在温莎公园勘景,在那里有一棵600年的老橡树,直径为6英尺。然后,施工队伍要建造有这棵树两倍大小的另外九棵树——直径为12英尺。合成森林大到足以让战士骑在马背上驰骋,它建在一个巨大的蓝色屏幕前,允许六种不同背景将其作为六个相当不同的外景地使用。黑色沼泽丛林内创建了120英尺的沼泽树木,那个环境大部分是CG构建的。大量物理布景,使数码现场扩展更可信卡拉赞的大图书馆主要是CG构成,但仍需要布景师ElizabethWilcox的团队创造3000多个卷轴和书籍来填充第一层的物理书架。暴风城集市的新鲜农产品必须从加利福尼亚州运到远在温哥华的制作现场。“农产品会反映时间,因此白菜要保留外面一层叶子,而不是像超市里的那样完美;洋葱和大蒜都必须有绿色的芽和根,”威尔科克斯说。“我们购买的土豆必须沾着泥巴;甚至水果都有着星星点点的枝叶等残留物,看起来不那么完美。”在德拉诺,兽人古尔丹的帐篷有50英尺宽,外面覆盖着手工制作的土耳其羊毛毯。这个现场是基于剧组提供的图案在土耳其的群山中建造,然后邮寄到温哥华。而艾泽拉斯军械库需要超过200面盾,750把剑,300根戟,以及其他装备。服装来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服装设计师Mayes Rubeo管理温哥华和墨西哥的工作室,从意大利、德国、法国、墨西哥,印度和中国的650多种单独的服饰元素中采购。接近100套的暴风城军队盔甲都在新西兰威塔工作室制作,使用聚氨酯作为轻量级组件,以减轻对演员的负担。兽人装甲是用天然纱线配以“部落质感”创造。装甲士兵的马是用泡沫和塑料在英国搭建的,根据动物的物理扫描测量而成,马鞍在西班牙制作。兽人演出被实时扩大至最终规模超大型兽人参与电影的特效镜头有接近1300个——这些兽人每个都有两米多高。为了得到正确的演出,导演邓肯·琼斯想拍摄扮演兽人的演员和扮演人类的演员同行,这意味着动作捕捉技术被用于检查最终拍摄的样子。多部摄影机被隐藏在现场的多个地方——多达125台摄影机分布在艾尔文森林——为了在他们身穿带动作标记的紧身衣时捕捉肢体动作。这些动作被实时处理,使得摄影机取景器可以显示与成片中兽人相似的影像。“演员能马上得到关于表演的反馈,”视觉特效总监BillWestenhofer.说。“同时,摄影机操作员可以看到,这7英尺高的动物实际上怎么融入洛萨旁边的框架”。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挑战?动作捕获相机不能被安装在木制框架建筑的墙壁上,因为木材的温度会在一天中上升,影响多台摄像机的校准。ILM带来了其最新的面部捕捉系统琼斯有点担心屏幕上的兽人是否够逼真。ILM早前引入了新的面部捕捉系统,可以在现场捕捉细致入微的表演。演员们脸上有120个标记点,悬挂在他们前方5英尺(约12公分)的小摄影机通过头套戴在演员身上,记录这些点的数据。“当ILM交付关于兽人应该如何的初步研究时,可谓是极大安慰,”琼斯说。

重要传承:剪辑《魔兽》电影的保罗·赫希,他是《星球大战》的剪辑师之一《星球大战》为他赢得了奥斯卡奖。他还剪辑了《春天不是读书天》《城市英雄》《灵魂歌王》,并且剪辑了导演布莱恩·德·帕尔玛的11部电影(从1970年的《嗨,妈妈!》算起)。

商务合作:18810654934(可加微信);采访:13426093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