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友讲述】男大学生的自述:从末后悔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7 17:18

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城市,还算聪明,以初中第一名的身份顺利考取重点高中,进入高中,我和峰分到了一班,但当时我特别想家,老是回家,在学校呆的时间不多(我们住校),自己又不太爱交际。所以自己的朋友圈子很小,只是和同寝室的比较熟悉,那时候只记得峰高高的,有点帅,不太爱讲话,所以高一上学期,我和峰只能算认识,但基本没有什么交往,高一下学期,学校举行合唱比赛,我和峰排队站到一起(我181,他182)从这,我和峰慢慢的走近了,他也成为自己的朋友,他的想法很多,和他在一起有很多话题可谈,就这样,很普通的过完了高一。

高二要文理分班了,我顺利的进入了我们学校理科尖子班,峰由于成绩被分到了3班(后来知道那是最差的一个),由于我们班是全校的理科尖子,学习压力很大,每天只是做不完的题,和外班的交流也比较少,而峰他们班借读的学生比较多,都比较痞的,峰也变的和以前不大一样了,整天流利流气,象个混混,我们平时也聊过几次,后来他还是和那些学生混,我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转眼高考,天有不测风云,考前几天,我突然生病,打完点滴马上进考场,在考场还晕了一次,成绩出来后,我没被名牌大学录取,父母觉得能读一个一般本科也不错了,但对我这个能拿奥林匹克竞赛奖的来说,自己不能接受,所以我选择了复读,虽然复读只有一年,但他却改变了我的生活。

在复读班里,见到了峰,虽然他依旧那么帅气,可难掩满脸的忧伤,我觉得他变了,变的成熟了好多,我俩很自然的走到一起,因为是复读,学习压力也比较重,我经常感冒,峰说:“身体素质那么差,明天开始和我跑步去”“好……”我应付着,第二天,我依旧在梦乡呢,被峰拎着耳朵从被窝揪起来,不得不起来和他去晨跑,现在自己也习惯早起是因为峰给我养成的习惯,东北的冬天外面很冷,尤其是清晨,我懒的起,可峰每天跑步都来叫我,后来我也不大好意思,也去叫他,但大多都是他叫我,这个冬天我只感冒了一次,也是峰的功劳吧,峰把他的大衣给我穿,他穿我的,因为他的厚一点,尽管我要换回来,有时候我起的晚,为了赶时间,围巾直接挂到脖子上,他就会帮我围好,平时吃饭我们也是在一起吃,钱在一起花,从不计较谁花的多花的少,我想我们俩谁花的钱到底有多少只有自己的父母知道,学校食堂的饭菜比较难吃(据说有人拿着馒头和校长谈判),我们就到外面去吃,平时周末去饺子馆吃一顿,老板娘总会热情的招呼:“小哥俩又来啦……”就这样,我俩紧张并快乐着过着复读的生活。

元旦过后没多久,峰的奶奶去世了,这是我们俩在一起他最悲伤的时候,没人时他会和我说她奶奶对他怎么怎么好,说着说着就要哭了,我知道他心里难受,可那时候的我也不只说什么,就陪他难受,说一些开心的话题,其实我也没经历过那种痛苦,体会不到他的感受,但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心里也好受不了。可能就从这一段时间开始我俩的心渐渐在一起了,过了一段时间,峰的心态慢慢的好了,下课还会和我掰掰手腕,当然我必输无疑,每次赢了,他都会傻傻的笑:“你小子得锻炼啊……”

由于我们在学校的名声很大,我们俩整天在一起出入,而且都比较高大帅气,穿着虽然不是时髦,但决非老土,别人都说我俩是衣服架子,常引起小姑娘的注意,又因为我们整天在一起,招人耳目,而且我的成绩在学校数一数二,而峰经常在篮球场和足球场上被人看到,所以就被冠以“杀手组合”的绰号,峰对这个绰号很喜欢,我对这些本来就无所谓,他喜欢,我也许是爱屋及乌吧,从开始复读,到寒假,我和峰过得真的很愉快,没有发生过任何口角,他呢,在为人处世上会教我,我呢,则在一些生活学习上提醒他,虽然那时候我们没有什么亲昵的行为,但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春天再次来了,同学被关了一冬,都出去打球,踢球,我只是在屋里研究那些题,峰当然也要打球了,班里有个叫升的经常叫峰一起打球,玩的很熟,自从打球和峰熟识了以后,经常找他聊天,而且上自习时也会出去,偶尔我还看见他们在一起抽烟,终于和峰说了,叫他少和升来往,他不象个好人,后来才知道自己其实那时就是在吃醋,峰也劝我:“朋友是好多种的,有的交的深一点,有的交的浅一点,但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得交往……”我承认我当时完全是任性,甚至只要峰和升一起出去,我就不理他,每次都是他逗我,哄我半天我才会好一点(我绝非娘娘腔),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小气,就连同桌静(我最好的朋友)都说我对峰有点过分了,每次都是峰对我低三下四的,我现在才感觉到其实峰当时对我是多么的好,静也劝我“每个人都不想别人分享自己的朋友”,我知道我和峰的感情已经超出了好朋友的感情,还有几次都是因为升而起吵架,升后来也知道了,也会叫上我,但我无论如何和升也交不上朋友,最严重的一次,我和峰在班里吵了起来,他当时也没说什么,一把给我拽出教室,来到学校后面“多丢人,咱们俩还吵,别人怎么说?你就给我好好学习,别想其他的,无论我交什么样的朋友,你在我心里都是第一位的。“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了,其实我内心知道,峰对我仍旧是最好的,与对别人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