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我在高中的出柜经历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6 23:27

正好今天闲着无聊,就想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写出来,说不定还能给那些没有出过柜的朋友一点帮助。

回想起来,我的朋友对我还是很好的,对那么多朋友出柜,都没有给我负面的回应。

我虽然从小学就对男生有好感,但真正对同志这个概念有明确的认识是在高一,都是托网络的福。那个通宵的夜晚我看到了很多我意想不到的内容,文字的,图片的。说实话那时我受的刺激可不小,好几天都昏头昏脑的,真的是无心向学了。

好在我自我调节能力还行,几天后我渐渐恢复常态,别人看来我跟之前没什么两样。但我自己知道自己不一样了。我明白了为什么我那么喜欢注意隔壁班那个男生,他初中的时候就是我的同学,高中还念同一个学校却分在不同班。

他很大方爽朗,我感觉得到他和其他男生最大的不同就是充满了包容心。可惜初中的时候我太内向,基本没和他有什么来往,导致高一的时候想接近他也没什么借口。每次都是通过共同的好朋友才有机会接触。老实说这样是根本不够,我每天都只能想着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就在这个基础上,我决定向我当时最好的两个朋友出柜。原因很简单,我憋得慌,我需要发泄,我需要说出来,我需要有人给我出谋划策(如果他们愿意)。

于是我选了一个周六的夜晚,高中的时候只有周六的晚上是完全自由的。寝室熄灯后,我把我那两个好朋友,一个叫磊,一个叫君君,都叫了出来,三个人坐在楼梯口闲聊。

似乎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聊的是女人,然后是恋爱,然后就是心事。我找了个适当的机会,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出柜:

我说:“我现在很难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都看我,磊先问:“嘿嘿,小子你喜欢上谁了?”

我还是犹豫了几秒,小声的说:“不该喜欢的人。”

君君就笑,他常笑,而且很诡异。磊比较关心,他继续问:“啊?什么意思?”

“我喜欢的人,跟你们的不一样。”说的时候我瞄了他们一眼,看看他们会不会猜出我的意思。结果证明,高一的学生思想很端正,他们根本没想那么多。

磊就说:“不一样很正常啊。”

君君说:“这不废话吗!”

“可是很不一样,我怕我说了你们接受不了。”

君君说:“那就别说了。”

磊却说:“你想说就说。”

“那我想想……”我其实还是想说的,我说想想,只是给自己打气,不说出来我今晚又得自己郁闷了。这样大概过了1分钟(或者更长),我还是小声地说了:“我,喜欢,男生……”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毕竟我是第一次说我的秘密,那时我以为我是非常非常另类的人,也许整个学校就我一个同志……说完我就没敢正视他俩,只能偷偷的用余光瞄,跟等法官审判似的。

我听到磊深深的吸了口气,吸气的声音很大,然后又呼的吐出来。而君君就瞪着眼睛望磊,似乎在等磊的反应。

大概有十几秒的间隙吧,对我就长多了,磊终于说话了:

“你喜欢谁了?”

我又有难题了,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怕他们告诉那个人,可是不说又不行,我还想从他们那里得到意见呢……现在想想我那时也够单纯的了,完全没有想过他们是否会直接把我当怪物,然后跟别人一起排挤我的可能性……

经过又一个一分钟后,我还是说了“我喜欢××……”

可想而知他俩又是一个吸气一个瞪眼。我看他们没说话,我就哀哀地问:“我该怎么办?”

我当然是想听到支持的,至少说点鼓励我的话,最好说包在他们身上……我那时真乐观……

君君先开头回答我的问题了。

“你真是傻了,居然喜欢男人。”君君看我的眼神,有他一贯的鄙夷,停顿了几秒,他又说,“难办……难办……”然后就边摇着头看地板,边叹气。

虽然他没说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我还是松了口气,至少他没有表现出反感。于是我只好期待磊。

磊看着我,似乎欲言又止。我没敢看他,但是可以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不知过了几分钟,磊说话了,他问我:“那××他知道吗?”

“不知道。我不敢告诉他。”

“也是……”磊说得很小声,就像说给他自己听的。

“你怎么会喜欢××呢?”君君这时插进来一个问题。

“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欢……”我也很无奈,那时我对这种问题也没有思考很多,只是单纯的觉得喜欢。

“呃。你真的傻了。”君君又坏笑。然后有轮到磊提问:“你怎么这样,平时看你也没觉得你有这些问题,怎么现在喜欢上××了?”

我心想,平时怎么能让你们看出来,我自己都才刚认清自己,何况我就算早就知道也不可能招摇到让你们看出来吧,又不是中彩票。虽然我心里很鄙夷磊的这个问题没有分量,我还是敷衍的回答他:“我就是觉得××好,就是喜欢他。”

说完我听到两声整齐的叹气。然后陷入沉默。

我忍不住了,我都说出来了,我可不需要沉默,终于轮到我发言了:“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我该告诉××吗?”

“你又傻啊!”君君。

“怎么说?他喜欢你吗?”磊。

我无语了……看来他们一点都不看好我的感情。

磊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啊?”

“几个月了。”

“那他一直都没有感觉到吗?”

“我不敢让他知道的,我怕……”说这个我确实挺委屈,那时候真的是蛮怕,觉得很孤立无援,就像一个人的战争。

“唉……”磊叹气的时候是真的替人烦恼了,不像君君,什么时候都一副坏坏的屌样,根本就不知道他想什么。

“你要我们跟他说吗?”君君问。

我的心差点跳出来,连忙说:“别!我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他要是讨厌我怎么办?”

“那,那我们怎么知道该怎么做啊?”君君似乎还急了。

嗯……如果我知道怎么做就不用问你们了,我心想。

磊似乎很为难,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磊和××同班,而且住同一个宿舍,抬头低头都能见。磊是个很善良朴实的人,平日里最爱笑的就是他,看他现在为难得除了叹气什么都不会说,我感到他真的是为我着想了,心里乱感动一把的。

君君就不同了,我和君君的关系隔了一层,我和磊比较好,他和磊也比较好,我们的友谊不是直达的。君君也许更多的是看热闹的心态,于是他又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喜欢××什么地方?”问的时候一脸坏笑。

“我……他……人很好,他……帅。”虽然当时只有很昏暗的灯光,但我觉得我的脸一定是另一盏红灯。

君君果然嘻嘻的笑出来,当然他不敢笑太大声。我心里就觉得这个家伙老不正经,觉得我是猴儿吧。我就看磊,哀怨的请他给我一个解。

磊估计明白我的意思,他更为难了,支支吾吾的说:“那个,你喜欢个女孩还好,怎么喜欢××了呢,我头都要给你弄傻了……”

我看磊那副苦瓜脸再配上他那语气,我都想安慰他了,他真的是个好人。至于君君,我想我也不用再多问他什么,他除了一如既往的跟我开玩笑外,也不会说出什么好话。

然后我们三个青春少年,就坐在楼梯口,望着楼廊外不大的星空发呆。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我想的还是和××以后怎么办。但是我舒服多了,因为我说出来了,有两个朋友知道了我的心事,而且他们没有反感,磊还为此苦恼,这点上我至少不是独自一人了。有时候自己硬撑虽然也可以过,但有个人在后面支持会轻松许多许多。

在发呆的期间,他们也问过我一些问题,可惜我不是记得很清楚了。似乎问过我有没有喜欢的女生。磊更多的是在开导我,或者是安慰我,他怕我想太多了会难过吧。

那个晚上我们一直坐到舍管来查房,各自必须会宿舍睡觉了才散。虽然我还是没有答案,但我睡得安稳多了。

高一那个阶段,是我很多事情的开始,每每我有沉重的心事时,我都会在周六的晚上把磊叫出来,君君通常也会一起出来陪我。他们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对我有什么改观,更多的是因为帮不上我而感到无奈,即使是沉默的陪我坐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一点怨言。

这算是我的第一次出柜了,现在想想,真是感谢他们对我的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