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抗战老兵左晋生将赴京参加抗战盛典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10/24 13:46

  7月7日,庆安县人武部部长陈彦志受中央军委办公厅委托,前往大罗镇东旺村白砲屯,盛邀92岁抗战老兵左晋生前往北京参加庆祝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一系列纪念展示活动。听到这一喜讯,老人顿时激动得热泪横流,泣不成声地哽咽道:“我做梦都没想到,北京还想着我这个默默无闻的老人,这让我太高兴了,太激动了。”陈彦志说:“你老人家在艰苦的抗日战争中,作为抗联部队的交通员,做出那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党和人民不会忘记您。在这个重大的庆典时刻,想到你们这些抗日有功人员是很自然的事情。”老人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这个信息像春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山村,乡亲们纷纷来到老人的家向他祝贺,都想为他的成行做些准备工作。家人虽然也高兴,但也有一丝担心,毕竟已是年过九旬的高龄老人,况且又有疝气病,一犯病小肚子鼓胀作疼,怕他有闪失,给国家添麻烦。左晋生朗声笑着说:“当年我们一块给抗联当交通员的有7人,有3人惨死在小鬼子的屠刀下,有2人被投到大连监狱,另一个也在建国后不久因身体遭到摧残早早病故。只剩下我一人,而且活到92岁,这实在难得呀,也是一种荣幸。我这次去北京,不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那7个抗联交通员,代表所有为抗联做出奉献的人,去参加这次盛会。我不能辜负了党和人民的一片盛情,说啥也得要去。”听了这番铿锵的话语,孙子左明才不再说啥。

  为确保左晋生老人顺利成行,县人武部通过和县民政局协商,先送老人到县医院进行身体全面检查,然后根据身体状况进行治疗。医院发现左晋生的疝气病还不够稳定,立即安排住院治疗,县政府拨出专项资金,安排专人护理,一直治疗二十多天。在这期间,县人武部和民政局领导多次到医院看望,并送去慰问金。左晋生顿感自己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满脸都挂着笑。

  左晋生1923年出生于白砲屯,从小就给地主家扛活,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他所在的白砲屯是个偏僻的小山村,抗日战争时期不到10户人家。小鬼子到大罗镇建炮楼、设警备队,他也只是听说,并没有敢到镇里去看。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左晋生亲眼目睹了小鬼子的兽行,让他恨得牙根疼。

  1939年初春,左晋生到大罗镇办事,看到屯东头围着一群人,他也凑上去看。走近才知道,日本鬼子和伪警把抗联交通员温玉喜的儿媳妇和只有周岁的小孙子抓到现场,小鬼子先是严刑拷打了温玉喜的儿媳妇,女人没有吐露半个字。一个小鬼子见此情景恼羞成怒,一把抡起温玉喜的小孙子高高举起,“啪”地一声摔在一块大石头上。孩子当即脑血迸溅,殷红的鲜血、白花花的脑浆从孩子的口鼻和脑壳中流了出来。就在那一刻,左晋生恨透了小鬼子,决心要杀小鬼子,向敌人讨还血债。

  左晋生当即找到抗联老交通员、他的姐夫张永贵,要求姐夫带着他一起打鬼子,当时张永贵已是响当当的抗联交通员,曾多次带领抗联部队神出鬼没地打鬼子,是令鬼子闻风丧胆的人物。因此,敌人发出通缉令,出重金悬赏捉拿张永贵。他只好以深山烧炭工为掩护,暗中为抗联送情报,筹物资,但他不能轻易下山,也给交通员工作带来许多困难。张永贵见内弟找他要为抗联做事,十分高兴,就问他:“这事可危险呀,让敌人抓住可就要掉脑袋,你怕不怕?”左晋生坚定地说:“怕,我就不找你了,我不是熊包呀!”

  就这样,从1939年开始,左晋生正式成了抗联交通员,直接受张永贵的领导。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山里天气转凉,白花花的雪花也开始飘落下来。张永贵给左晋生交待任务,说:“山里抗联还穿着单布鞋,已经吃不住劲了,你到县里买45双棉靰鞡,一定要注意安全,做得隐蔽,可别露出马脚。”说着递给他二十几块伪币。左晋生看到这些钱,心中暗想,能买几双鞋呀。虽然没说,但张永贵看出他是咋想的,就说:“我知道现在物价飞涨,这几个钱买不了几双鞋,你就回去掂兑吧。”

  左晋生求亲拜友,跑断腿磨破嘴,终于凑足了钱。他连夜赶到70里外的县城,天刚蒙蒙亮就到鞋摊店铺买鞋,他怕引起密探的注意,在每个鞋摊不敢多买,顶多只买2双,买到手以后,再藏到秘密地方,待买够45双鞋,已经到大半夜了,他片刻都没敢歇,把装鞋的麻袋往身上一背,立即往山区奔去。有路不敢走,只好串庄稼地钻树林,待赶到山里时,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成了条条,两只脚也磨起四五个血泡。但左晋生心里很甜蜜,因为他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左晋生已经成长为一个出色的交通员,仅1939年冬天,他又陆续为抗联筹集到52双棉鞋、50顶棉帽、48套棉衣,还有2条猪肉、3桶豆油以及一些干菜冻豆腐,他靠着自己的机智沉着,加上熟悉地形,从没出过啥意外。抗联支队长周庶范将军听到他的事迹介绍后,曾经赞扬说:“真是好样的,有机会一定要见见这个小伙子。”只可惜周庶范将军后来牺牲,两个人没能谋面。

  再到后来,左晋生不仅为抗联筹集物资,还多方搜集情报。左晋生靠自己情况熟、外表看上去又是个憨厚笨拙农民的优势,为抗联搞到了大量情报。火烧管烟所、夜袭大罗镇、智炸敌车队都靠左晋生传递的情报,才取得大捷。

  做抗联交通员是在风口浪尖上办事,时刻面临着生死危险,稍不慎就有可能丢掉生命。但左晋生不怕,他说:“打小鬼子,就是你死我活的战斗,不把小鬼子赶出去,就没有咱的活路。”有一次,他赶着大车,到山里拉木炭,身上带了几盒枪油。枪油原藏在帽盔里,可他见敌人路卡盘查得很细,急中生智,忙把枪油盒拴在车轴上。敌人把浑身搜个遍,怎么也不会想到枪油盒在车轴上,这才让他蒙混过关。左晋生给抗联当了6年交通员,究竟搞到多少物资,又送了多少情报,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他只是淡淡地说:“那只是一个中国人应该做的。”

  抗日战争已经胜利70周年,左晋生无法忘记战争的硝烟。他说:“我活到90多岁,我不怕死,但是怕遗忘,怕忘了战火促成的抗战精神,那是我们的民魂国粹传家宝,永不能丢,不能忘。”因此,这些年他一直不忘给后代们讲述抗战故事,每年都要做十几场报告。逢年过节,还要带着孩子到抗日名将许亨植墓地、四烈士陵园,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直到这次有病,他仍不忘讲述抗战故事,他坐在炕上一讲就是好几个小时,他见孩子们听得那么入神,心里感到非常开心。